发送电子邮件至@qq.即可获得最新网址

    索第一版主既是

    01bz.

    作者:孤天赛

    字数:5857

    陆雪琪独饮数杯不觉有些微醉,眼见天色将晚,心情稍得以平复的她便起身

    准备离开,哪知刚下楼梯,便被堵在下面的店小二拦住,只听小二道:「姑娘可

    是要房间?小店还有几间上等客房,姑娘若是想休息便请随小的来。」

    陆雪琪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不用了。」说罢便向门外走去。

    店小二见她要走,顿时心急如焚,他给陆雪琪喝的酒是后劲比较大的一种,

    喝的时候跟普通酒无疑,但只要略一走动便会酒劲飙升,陆雪琪很少饮酒自然不

    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但那店小二却是别有用意,一心想让陆雪琪留下住店,原来

    上次陆雪琪与小白在此喝的酩酊大醉,回到房间后不省人事的她就是被这个店小

    二给玩弄了一双白袜美足,而这次店小二更是想趁她醉后再过一把瘾,甚至想再

    来点刺激的,但没想到陆雪琪执意要走,心痒难耐的他忙上前劝道:「姑娘,我

    看你喝的已经醉了,还是留下来休息一晚再走吧,这河阳城现在乱的很,万一要

    是碰到坏人,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陆雪琪闻言冷笑一声,道:「坏人?哼,本姑娘专门对付坏人,闪开。」一

    声冷斥吓的店小二慌忙躲到一边,他心里清楚,这青云山上的人是惹不起的,心

    里就算在怎么着急,也不敢强留。

    陆雪琪见他如此,不由又是一声冷哼,玉步轻移便向外走去,独留店小二望

    着她那绝世的身姿暗暗后悔。

    大街上行人匆匆,陆雪琪为避免引起骚动便决定到个人群稀少的地方在御剑

    飞行,但没想到刚走没多远便觉得酒意涌来,陆雪琪心中一阵苦笑,暗道:「没

    想到小饮几杯居然还真的把自己喝醉了,看来得快些找个没有人地方御剑飞行才

    好。」只是她人虽然清醒,但步伐却已凌乱,摇摇晃晃的她在大街上早被人指指

    点点,更何况那曼妙的绝世身姿和一身如雪的白衣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勉强控制住身体的陆雪琪转身走到了街旁的一条小巷里,但见小巷深深,几

    无行人,只是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却又让刚准备御剑的她停住了身形,迷迷糊糊的

    回头望去,只见三个鬼鬼祟祟男人正不怀好意的向自己走来。

    只听先前一人道:「姑娘可是要回家吗?我看姑娘是喝醉了,若信得过在下,

    不妨告诉我家在何处,我好送姑娘回去。」

    陆雪琪此时还略微清醒,一手扶墙冷冷的道:「你是谁?走开。」

    那人又道:「噢,小人西门大,正好跟两个兄弟路过此处,姑娘如不嫌弃,

    不妨先到在下家中稍微歇息,等酒醒之后在走不迟。」

    陆雪琪冷哼一声,道:「哪来的登徒浪子,敢在我面前耍把戏,快点滚开,

    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罢一抖手中天琊宝剑作势欲挥,却没想到醉后手脚乏力,

    一抖之下,天琊剑竟脱手掉落在地。

    西门大「哎呦」一声,忙道:「姑娘误会了,在下真的是想帮姑娘……等等,

    我帮姑娘把剑捡起来。」说罢果然弯腰去捡地上的宝剑,只是手刚要碰到天琊剑

    的一霎那,却又突然改变方向,顺势向陆雪琪衣裙下的白锦靴抹去。

    陆雪琪顿时向受惊的小鹿一样慌忙躲开,怒道:「果然是个登徒子。」话音

    未落便一脚向西门大踢去。

    西门大又是「哎呦」一声,顺势一倒不但躲过了这一脚还把地上的天琊剑一

    把抓起,道:「姑娘,我帮你捡剑,你为何踢我?」

    不等陆雪琪说话,一旁的两人便道:「老大,别玩了,我看这大美人已经醉

    的没力气了,快点把她弄回去,省的夜长梦多。」

    陆雪琪闻言冷哼道:「原来是一群登徒子。」

    西门大嘿嘿一笑,道:「确切的说应该是三个淫贼,哈哈,人称」辣手摧花

    「西门大便是在下。」接着用手一指其他两人又道:「这两位便是」伏娇太岁

    「包不二和」金枪不倒「羊舌三,我们三人就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采花三盗

    「,哈哈。」

    包不二道:「美人,上次让你给跑了,没想到今天又在这被我们哥几个撞到

    了,哈哈,真是天随人愿啊!」

    陆雪琪奇道:「上次?我见过你们吗?」虽然此时她已酒醉失了天琊剑,但

    自认为收拾他们三个淫贼还是绰绰有余,所以倒也不惊不乱。

    一旁的羊舌三怪笑一声,道:「你没有见过我们,但我们却见过你,虽然上

    次没有带走你,不过你那个同伴却也不差……」

    不等他说完,西门大便插嘴道:「何止是不差,简直是人间极品!那身段,

    那叫声,啧啧,只要闭眼一想就觉得的销魂。」

    陆雪琪自然不知道他们三个把「九尾天狐」小白搞的欲死欲仙那件事,当下

    冷哼一声,道:「把剑还给我,快点滚开或许我还能饶你们一命,否则黄泉路上

    可别后悔。」

    包不二笑道:「美人,没想到你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还挺傲气,啧啧,你

    肯饶我们一命,我们却不会饶你,待会非得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嘿嘿,我

    最喜欢看傲气的女人求饶时的样子。」说罢怪笑连连,伸手便向陆雪琪的下巴摸

    去。

    陆雪琪大怒,冷声道:「你找死。」话音未落身形一闪瞬间便把包不二打倒

    在地,只是自己毕竟难胜酒力,这一击虽然踢到了包不二,但她也摇摇晃晃的险

    些摔倒。

    一旁的西门大见有机可乘,忙上前一把把她抱住,出手如电的点住了她身上

    的几处重穴,接着淫笑道:「美人,你是我的了。」

    陆雪琪瞬间乏力,无力挣扎了几下,骂道:「淫贼,你想死吗?快点放开我。」

    西门大笑,道:「是你自己主动向我投怀送抱,难道我还能不乐意奉陪吗?

    再说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天能跟你这么一个天仙似的美人风流快活,

    就是死了也值了,哈哈。」说完便大步向小巷深处走去。

    陆雪琪闻言又羞又气,不断的挣扎谩骂,西门大怕被人发觉,忙点了她的昏

    睡穴,而身后的羊舌三也扶着包不二赶了过来,原来陆雪琪刚才那一脚正巧踢到

    了他命根处,瞬间让这个「夜伏千娇」的淫棍痛的倒地不起。

    西门大见包不二疼痛难忍的模样,忍不住笑道:「老二,你怎么样?一会还

    行不行?」

    包不二扭曲的脸上强挤出点笑容,道:「无妨,待会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小贱

    人。」说着伸手在西门大怀中昏睡的陆雪琪脚上狠狠的捏了一下。

    扶着他的羊舌三哈哈笑道:「看来包二哥待会又要铁棍磨针了,不过这大美

    人脚上穿的靴子还真是漂亮,不知道里面的小脚是否也如此勾魂。」说完一抿嘴

    唇,暗吞了下口水。

    西门大笑道:「老三你这么垂涎欲滴,难道你也想学老二铁棍磨针?」

    羊舌三嘿嘿一笑还未说话,包不二便道:「老子先给她来个深喉,然后在让

    她用嘴巴好好伺候伺候我的铁棒,你们两个随便玩她身上别的地方,这次我不跟

    你们抢。」

    西门大闻言笑骂道:「你还不抢?这美人嘴巴都被你提前霸占了,你他妈还

    不抢?」

    包不二和羊舌三一阵大笑,三大淫贼边走边聊,没过多久就到了自己的老巢,

    一座幽深的庭院。

    夜色渐浓,无月无星,一间烛光明亮的华丽房间里,一个身穿如雪白衣的绝

    世女子正躺在一张软榻上甜甜熟睡。

    一阵开门声响起,接着三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急不可耐的来到软榻前,对着那

    白衣女子边惊叹边上下其手一通乱摸。这三人正是刚洗完澡的西门大、包不二和

    羊舌三,而软榻上的女子便是陆雪琪无疑。

    敏感部位传来的阵阵刺激逐渐让陆雪琪苏醒过来,只是此时酒力发作她仍然

    有些迷迷糊糊的。「嗯?你们是谁?啊!做什么?不要碰我!嗯……」一双美目

    微微睁开扫了三人一眼,便又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

    西门大道:「哇,这美人这懒洋洋的声音真他妈好听,不知道叫床的呻吟怎

    么样。」

    包不二笑道:「待会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羊舌三边摸着陆雪琪的白锦靴边不耐烦的道:「废什么话,快点尝尝这美人

    的味道吧,待会等她酒行了,恐怕就不能任意摆布了。」一语说罢便急不可耐的

    脱掉陆雪琪脚上的锦靴,接着对这那一只穿着雪白香袜的美足就是一阵狂亲乱舔。

    半睡半醒的陆雪琪被脚上传来的酥痒刺激的娇躯一颤,呻吟道:「你是谁?

    啊,别碰我,好痒!快住手。」她不叫还好,这一开口便刺激其他两人也忍不住

    了。只见包不二伸手狠狠的在她的酥胸捏了一把,接着隔着衣服便对这那傲人双

    峰来回亲咬揉弄起来,没过多久又对着那绝美的面容就是一阵亲吻,接着长舌又

    转向那雪白的粉颈来回舔舐起来,而西门大也不闲着,撩开衣裙隔着内裤便对着

    那蜜穴舔咬起来,这下陆雪琪再也睡不着了,强烈刺激顿时让她清醒过来,只是

    全身无力的却不能制止三人,只能边蠕动挣扎边叫喘吁吁的道:「住手,你们做

    什么,快点住手!啊!谁在咬我的脚?好痛!快点住手!唔……」还不等她说完,

    包不二边吻住了她娇嫩的红唇,接着便是一阵长吻,最疯狂当属羊舌三,此时正

    挺着肉棒对着陆雪琪一只白袜美脚来回磨蹭,而嘴巴还亲咬着陆雪琪的另一只白

    袜脚,三个人上中下三路齐攻,只把陆雪琪刺激差点昏死过去。

    「唔……唔……嗯……不要舔……唔……」嘴巴刚有喘息之机,但一句话还

    未说完便又被人吻住,陆雪琪的眼神渐渐迷离起来,任她平时一副不染凡尘的模

    样,此时也被三人逗弄的欲火焚身。

    西门大一阵亲吻后再也按捺不住,当下一把撕掉陆雪琪那白色长裤,两条修

    长的光滑玉腿顿时暴露在白衣裙下,一双白袜美脚在玉腿的衬映下更显得勾魂夺

    魄。西门大和羊舌三一阵赞叹,接着只听西门大叫道:「哈哈,没想到这大美人

    还是个白虎娇娃啊!」说完对着那无毛的美穴就是一阵狂亲乱吻。

    话音未落,狂吻的陆雪琪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包不二终于抬起了头,道:「什

    么?这大美人居然是个白虎?哈哈,还真是个尤物啊!」

    羊舌三道:「绝对是极品尤物,你看这小脚真是又香又软,你看这袜子真是

    洁白如雪、薄如蝉翼,啧啧,跟这脚真是绝配,舔起来不但又香又甜,用肉棒摩

    擦一下更是又软又滑,简直柔若无骨!」

    包不二闻言垂涎欲滴,怎奈事先已分好了部位,此时后悔已来不及,他平时

    最喜把玩女子玉足,今天若不是要害被踢了一脚,他绝不会选择陆雪琪的红唇和

    酥胸,一想到此,包不二一阵气恼,挺起早已坚挺的肉棒在陆雪琪绝美的脸上便

    磨蹭起来。

    陆雪琪又羞又气,略带哭音,娇喘连连的道:「你做什么啊,快拿开,好恶

    心!」

    包不二道:「哼,废话少说,快给我舔。」说着挺着肉棒便对着陆雪琪的红

    唇跃跃欲试。

    陆雪琪恶心的紧皱秀眉,抿着嘴唇胡乱摇晃着头不让他得逞,但没过多久便

    发出一声甜美惨叫,原来是西门大对着她的蜜穴一阵亲吻后,忍不住挺起肉棒便

    狠狠刺了进去,而且是一插到底,强烈的快感刺激的陆雪琪整个人向后一躺,顿

    时整个身子便软了下来。

    只听西门大闷哼一声,道:「我操,这小穴真他妈紧啊!夹的我差点射了出

    来!」说着整个人便慢慢蠕动起来。

    包不二见机不可失,忙挺起肉棒对着陆雪琪娇喘呻吟的小嘴就是一顶,接着

    舒爽的叫道:「哎呀,这小嘴真不错,温温润润,真是舒服!哎呀呀,居然还想

    咬我,看我插进你的喉咙里。」说着便在陆雪琪发出唔唔声中快速的抽查起来。

    羊舌三本来对着陆雪琪一双白袜美脚是边舔边磨,此时见二人逐渐开始加速,

    自己也忍不住把陆雪琪的双脚并到一起,接着挺着肉棒在那柔软丝滑的两脚间快

    速的摩擦起来。三大淫贼上中下一起进攻,只把陆雪琪搞的又痒又爽,又累又酸,

    快感连绵不绝,嘴巴也不断发出快乐的唔唔呻吟声。

    一阵前戏过后,只听西门大道:「把这美人弄到凳子上去,在这搞起来用不

    了全力。」

    包不二和羊舌三连声说好,三人一起把娇喘连连的陆雪琪抬到屋内的特制的

    凳子上,只见这条木凳比一般的长凳稍宽了些,正好能躺下一人。陆雪琪此时趴

    在凳子上,前面是包不二,中间是西门大,后面是羊舌三,三人对着陆雪琪的嘴、

    穴、脚就是一阵爆肏猛干,只把陆雪琪搞的浪叫不断,呻吟连连,一阵狂轰滥炸

    后,只听猛干陆雪琪蜜穴的西门大道:「不行了……这小穴真他妈紧,我忍不住

    要射了,啊……不行,要射了……干死你,干死你个大美人……」话音未落整个

    人便一阵颤抖,痛痛快快的射了出来,接着心满意足的他起身走到一旁,喘着粗

    气静静欣赏着剩下的二男干一女。

    陆雪琪此时唔唔不断,玩她白袜脚的羊舌三没有了西门大这个屏障顿时能看

    清了她吹箫的动作,顿时快感爆棚竟是到了爆发的边缘,只见他一边快速的摩擦,

    一边道:「包老二你先放开大美人的嘴巴,让我听听她的叫声,看我玩的她的美

    脚爽不爽。」

    包不二果然依言抽出了在陆雪琪嘴中蠕动的肉棒,道:「美人,我三弟问你,

    他玩你的小脚爽不爽,你现在什么感觉,不妨快告诉他,我们也正好听听。」

    陆雪琪此时被搞的高氵朝迭起,嘴巴虽暂时解脱,但脚心确实不断有阵阵酥痒

    传来,虽然不怎么猛烈,但也十分舒服,当下被搞的娇喘于于道:「好……好痒

    ……」

    包不二却突然一把捏起她的小巴,道:「我三弟问你爽不爽,不是问你痒不

    痒,快说,爽不爽?」

    羊舌三此时也几乎到了顶点,摩擦的更加急促起来,陆雪琪被逼无奈,只得

    道:「爽,好爽,玩弄的我脚好爽。」

    包不二又道:「爽你还不快点叫,好让我兄弟听听你的叫声。」

    陆雪琪闻言又羞又恼,但一双白袜美脚确实被磨蹭的又酥又痒,当下也不在

    强忍,随着那快感不住的娇喘呻吟起来「啊,好痒……嗯……好舒服……你搞的

    我的脚心好舒服……啊……好爽……快受不了……啊……」她这一阵浪叫顿时让

    羊舌三彻底爆发,没过多久陆雪琪直觉双脚一烫,竟被羊舌三狠狠的射了一炮,

    顿时一双白袜美脚上精液横流,丝丝悬挂。

    「啊,真爽啊!没想到这美人的小脚居然这么软,玩起来真舒服,竟让我射

    了这么多,哥几个待会也试试吧。」羊舌三边喘边道。

    包不二嘿嘿一笑,道:「那是自然,只是我得先让她把好好的吹一次再说。」

    说完一把托起陆雪琪的下巴,又道:「美人,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个了,快点帮我

    舔、帮我吸,等老子爽完后在狠狠在你那迷人的骚蹄子上来一发,谁让你刚才踢

    我命棍子。」

    陆雪琪此时半醉半醒又被搞的高氵朝未退,闻言缓缓张开红唇,任凭包不二粗

    鲁按着自己的头对着自己的嘴巴疯狂的来回抽插蠕动,只盼他能早点发泄。

    包不二此时报复性的挺着肉棒在陆雪琪的嘴巴里来回驰骋,每次都插进陆雪

    琪的喉咙深处,直呛的陆雪琪干呕连连眼泪不断,只是尽管这样快感奔袭但他仍

    绝不过瘾,想起刚才羊舌三玩陆雪琪脚时陆雪琪的喊叫声,他忍不住想出个自以

    为秒的好主意,只听他道:「呜啊……美人,我搞的你的嘴巴爽不爽?你要是爽

    就晃一下你的脚,要是不爽,那我就咱插深一点。」

    陆雪琪此时被他插的几近晕厥,闻言马上晃动一双白袜美脚,唔唔连连的算

    是回应。

    包不二暗爽,又道:「美人,我要射在你嘴里你同不同意?同意就别乱动,

    不同意就把你的脚伸过来。」

    陆雪琪自然不想被他射在嘴巴里,唔唔几声后,便费力的把一只白袜脚伸到

    包不二跟前。

    包不二一瞧这只脚上白袜如雪、精液横流,顿时刺激的他一阵颤抖,竟也忍

    受不住,只听他道:「好,我不射在你嘴里,我要射到你喉咙里。」说完一把抓

    起陆雪琪的白袜脚,狠狠的一口咬住那白袜脚尖处没有精液的地方,接着肉棒在

    陆雪琪的嘴巴一阵快速的蠕动,然后在陆雪琪发出的甜美的惨叫声中,舒舒服服

    的射了出来。

    陆雪琪被他咬的脚上一痛,紧接着便被射出的精液呛得一阵咳嗽,竟然直接

    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