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小说 > 其它小说 > 美少女奴隶的首轮 > 二十七、脱十出
    然后,惟人很快收拾好一切,便和两个爱奴离开房间。

    走廊上一片寂静空无一人。

    三人来到相隔一个房间的门前。

    “广野悦子便是被带到这里面”

    真奈美默默地点了点头。

    男人转动着把手,似乎门并没有锁上。

    “饶了我请你饶了我,呜呜”

    当门一打开,立时一阵异臭冲上鼻端,同时听到一把少女的泣叫声。

    惟人暂不入内,先在开了少许的门缝中察看里面的情况。

    在室中一角有一个铁枝围成的监禁笼,大小只容一人置身的笼中赫然见到悦子在里面,上半身穿着水手校服但下半身却全裸。

    笼子之外是一个腹部突出的老人全裸立着,正在玩弄着笼中的美少女。

    “喂,怎么了,快吃吧”

    “求你饶了我,甚么我也会服从,惟独此事饶了我”

    四脚爬地的少女前面放着一个器皿,上面放着一些土黄色的异样物体,而由室中的异臭可以推断那东西必是少女的排泄物无疑。

    “那是你自己拉的东西,怕甚么来吧”

    少女的臀部被附上圆瘤的肛责棒,在不住摆动着。

    “喔别这样去”

    悦子哭泣中只脚大大分开,老人一手拿着棒子在后面着。

    “低头嗅一嗅皿上的东西”

    “喔喔”

    “自己的东西,气味怎样”

    “是卑屈的牝犬的粪便味”

    “嘻嘻,答对了。伸出舌来,嚐一下它吧”

    “咿饶了我”

    对变态老人的要求,悦子由骨髓中感到战栗,但在老人催迫下,她不得不流着泪、苦着脸朝排泄物靠近。

    “好入去”

    突然惟人打开门直冲入来,而真奈美和香兰也紧随他进入。

    “甚、甚么这是我的房间”

    老人一见三人冲入立刻站起,虚张声势地抗议着。

    “喔”

    但结果是不堪一击,被惟人一拳打倒在地上。

    “香兰,封口球”

    “是”

    香兰立刻快速配合,在惟人用皮手扣锁住老人的手脚同时,也在他的口中塞入了圆球封着他的口。

    而真奈美则立刻打开笼子,把好友放出来。

    “小悦,不要紧吧”

    “是美美呜,我好惨”

    悦子颤抖的身体紧抱着真奈美,放声大哭起来,真奈美也一边流着泪一边轻拍着悦子的肩去安慰她。

    “被摆出可耻姿势和多次被浣肠,就是如何求饶也不放过我,多次我也想咬舌自尽只差一点下不了决心呜呜”

    “明白了小悦,别说了。”

    “美美也受到很惨的对待吧但是,你怎样逃出来的”

    “是主人,不,是氏田老师”

    “甚么氏磨”

    悦子这时才注意到惟人的存在,见到熟识的数学教师令她一脸愕然。

    “广野,没事了。”

    “老师是扮作客人来救我们的。”

    “真的”

    “详细的话迟点说,香兰,弄好了”

    “好了,把锁和麻绳都紮了好几重”

    香兰一边说,一边满意地看着地上被她五花大绑的变态老人。

    “好,那你们二人,有没有甚么弱点握在这里的人手上例如是羞耻的照片”

    “没有,他们曾经提过,但最终决定等今晚之后才拍。”

    “但是悦子,我们的住址电话也在他们身上”

    “他们的办公室在那里”

    “在这里最顶层里面那男人一定在的”

    “男人有几人”

    “至少有两个,叫比留间和拓也,两个都是很残忍的男人,尤其比留间似乎懂得特别的工夫,可以用手把人的下颚关节松开又接上的”

    “那是柔术的一种吧。但不去那里的话便不能把你们两人的有关资料消除。而且,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以走出外面吧。”

    “喔”

    二人红着脸互相对望一眼。

    的确,二人虽披上了外衣,但仍是赤裸,而香兰的情况也和她们一样。

    “呀,不如这样”

    惟人似乎想到甚么的,在少女的耳边说了些话。

    接着,一行人便走出房外,乘昇降机直抵达最上一层。

    郭

    郭

    两个少女在顶层调教室门前敲着。

    门立刻打开一道缝,露出了拓也的脸。

    “怎样了”

    “请救救我们客人的要求太过份了”

    “求求你,实在忍不住了”

    真奈美和悦子假装慌张地诉说。

    “甚么你们竟在客人处逃了出来”

    想到二人竟在接客的途中逃走,拓也立时愤怒得满脸通红。

    “你们入来”

    他立刻想带两个少女入去房间中。

    “大哥,这两人”

    真奈美把握着拓也面向房内的一瞬把喷雾器拿在手中,然后在拓也再转头面向她时,按下了开掣。

    “干甚么”

    暴怒的拓也伸手直抓向真奈美的头,但幸好,迷药的药力十分强劲,令他立时向前倒下。

    “做得好,接着的便交给我吧”

    隐藏在门边的惟人立时冲入室中,见到一个半裸的男人站在室中,而在一旁的x字拘束台上则绑住了一个全裸的女人,看来那男人比留间正在调教另一个新得手的奴隶。

    “好大的胆子只是你惹上我是你的恶运”

    比留间随手执起身旁的皮鞭,便向惟人攻过去

    那并不是一般调教用鞭,而是真能做成不少伤害的乘马鞭

    唰

    惟人以他从前学过的拳击手步法,在弹跳逃避。

    啪

    啪

    但是由於空间不足加上皮鞭的长度,令惟人避无可避,只得伸高手臂硬接了两鞭。

    皮鞭撕烈空气似的猛烈打击下,令惟人脸上露出痛苦表情。

    “老师”

    “主人”

    站在门口的三女,直看得胆战心惊。

    看到惟人的狼狈,比留间脸上露出了狞笑。

    “避不了吗别怪我这鞭打得你肠穿肚烂”

    呼“呀呀”

    啪

    “啊”

    惟人一低头,用背部硬捱了这一鞭,但同一时间,他却看准了比留间用皮鞭抽打时大开大合的动作,有如拉满弦的弓,惟人在中招的一刹忍着痛整个人向前弹射而出,屈起的肘伸出,肘的摆动加上惟人的冲力,力发万均的一拳直击在比留间的上

    有业余拳击手水准的一拳,令比留间也吃不消地全身动作凝滞,惟人立时在他后颈神经丛位置补上一击,把他打晕在地上。

    “惟人大人,好厉害一拳便打倒他了”

    香兰兴奋得手舞足蹈地说,而其他两女也惊讶於惟人身手之强。

    “呜,好痛”

    “不要紧吗”

    三人连忙围在惟人身旁,只见他的衣服的袖口划破了几道裂口,露出了红肿的鞭痕,那是刚才激战的痕迹。

    香兰见到后立刻捉着他的手伸出舌头舔着他的伤口。

    真奈美见状,也立刻照样去舔他另一只手的伤痕。

    “哈哈,被三个美女围住真是做鬼也风流”

    惟人伤口虽痛,但仍强挺着在说笑。

    “那另一个男的怎样了”

    “不要紧,完全不醒人事了”

    真奈美回答着,她们已把仰躺在床上的拓也用绳绑起,令他就算清醒也不能立刻恢复活动能力。

    “香兰,你帮帮这个女的,美美和小悦则随我一起找寻衣服和其他物件。”

    惟人和二女一同搜查一旁的办公桌,在抽屉中找到了奴隶的文件和顾客名册,他们把奴隶文件中有关真奈美和悦子的部份撕掉,另外更把顾客名册取走,以作为日后万一要进行交涉时的有力文件。

    最后,二女也找回自己的校服并穿回了衣物。

    “此处不宜久留,走吧”

    “等等请把我也带走吧”

    那是刚才被比留间绑在拘束台上调教的女人。

    “求求你,我若留在这里,不知会被他们如何虐待”

    惟人一瞬间有点犹豫,但见到这个年近三十的成熟美女那可怜的眼神,也感到不忍留她在此。

    “衣服在那里”

    “就在那里面”

    “好吧,我们先下去大堂,你穿回衣服便立刻下来,我们只可等五分钟,明白吗”

    “明白,谢谢你”

    说完后,惟人便和三女离开调教室,乘坐升降机下去。

    升降机下降途中,惟人不断动着念:事情只成功了一半而已,因为他的车匙和香兰的衣服都寄放了在接待处,对方必不肯乖乖交出来,而且这个看来组织如此完善的秘密结社,可能还有其他高手在,以他目前的状态未必应付得了。

    更加上,他带来的迷晕气体也几乎完全用完了“只有见一步走一步了”

    一到了大堂,却发现那里只有一个女人在,这令惟人暗松了一口气。

    “欢迎回来”

    那女人在接待处探头道。

    惟人装作一脸平静说:“麻烦你,要走了。”

    “和这三个美人一起回去吗惟人先生。”

    “”

    惟人感到熟悉的语气,他定神一望,不禁笑了起来:“是婶婶”

    “是志津子姐姐”

    一旁的香兰也惊讶地说。

    “为甚么婶婶会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少爷,如果少爷有何损伤,泉下的老爷也不会原谅我呢”

    志津子笑着说,一身黑色套装衣的她看来倒真很像接待员。

    “没有受伤吧”

    “小事而已,不要紧。”

    “肿成这样了,很痛的吧”

    “还可以倒是这里的人怎样了”

    “都睡着了在我的迷晕喷雾之下。然后,还摔晕了一个男的。”

    “听你之前说过当年如何和父亲行走江湖,经历多少风浪,我还有点不信,岂知婶婶果然是女中豪傑呢”

    惟人讶异地说。

    “香兰,你这是甚么打扮快穿回衣服你的衣服在那边”

    志津子对香兰道。

    在香兰走去穿衣时,志津子又回头和两个少女说:“你们两个,现在知道玩甚么电话交际是如何危险的吧以后再也不要做这种事了”

    “是”

    “明白了。”

    两个少女对神情严肃的志津子服从地回答。

    然后,志津子又对惟人取笑:“刚才见你一个人带着三个美女由升降机出来,真是威风呢大英雄,这么多美人,你是否消受得了的啊”

    “别笑我了,婶婶,她们是我的学生啊”

    惟人脸红地说。

    这时,升降机的门打开,一个穿着传统和服的成熟美人走了出来,那女人正是刚才惟人在顶楼所救的人。

    她一见惟人便立刻走上前,含情默默地对惟人说:“太多谢你救了我,为了表示谢意,你说甚么我都会答应”

    “喔,原来不是一男对三女,而是对四女才对呢”

    志津子大笑起来。

    在那件事的半个月之后,某一个星期日,真奈美和悦子相约了在新宿的某一间甜品店中见面。

    “氏磨老师和那个组织交涉结果如何”

    “嗯,凭着他的亡父的一些人脉关系,由志津子姐姐出面交涉,把顾客名薄交还给他们,以换取他们约定不会再向我们出手。”

    真奈美一边搅拌着面前的雪糕梳打一边向好友解说着。

    “太好了,不愧是氏磨老师”

    悦子轻舒了一口气:“而且,那看来如此温文的氏磨竟身手非凡,真是想不到呢”

    “他在大学时代是拳击部的皇牌呢”

    真奈美微笑道:“但是,因为讨厌练习而耐战力不足,对方一下打不倒,第二下他便没力再打了志津子姐姐是如此说的”

    “喔,真有趣呢”

    “惟人大人之强横是只有我们二人知道的,别向其他人说喔”

    “想起他在第二天用绷带包着手回校上课,他竟对人说他是被自己养的狗咬伤,令同学们都大笑呢”

    “那是惟人大人为了保护我们而隐瞒事件,他真是好人,小悦你也别再叫他氏磨了。”

    “难道叫他做惟人大人被其他人听见怎好

    而且上次他还是为了救你才去犯险,只是“顺便”也救了我而已,说起来我真有点羨慕你呢”

    “对不起,小悦,况且也是全靠你在那时向比留间说出我是的事,我才可以把它保留至献给惟人大人为止”

    真奈美只颊微红地低声说。

    “惟人大人虽然有时看来是在残忍地虐责人但其实内心却是那样的温柔”

    “但真是想不到,他竟然有那样肆虐的一面”

    “是因为父亲的血脉遗传吧”

    “说起来,美美你和香兰姐姐相处得还好吗她虽然是个大美人,但看来是个嫉妒心重的人呢”

    “唔,有点吧但在性玩意途中她也有温柔地教我应怎样做呢。”

    “讨厌,你常和她一起做”

    “不只是一次而已”

    “今天是第二次吧时间也快到了。”

    悦子开玩笑地说:“迟到的话,小心惟人大人“体罚”你呢”

    “讨厌小悦真是”

    真奈美口中在骂,但当想到一会之后将要接受惟人的调教,不禁兴奋得心儿乱跳,面泛笑意。

    “小悦接着往那里去”

    当二人走出甜品店时,真奈美向好友问道。

    “可能去衣服店逛逛吧。”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

    “别介意,若闷的话,我便去玩玩电话交友试试吧”

    “小悦”

    “哈哈哈说笑而已我会乖乖回家的是了,请代我向氏磨问好吧”

    “嗯。再见”

    两个少女随着便往相反方向离开,不久后她们的身影便隐没在繁华的街道的人群中。

    全文完

    ╭╭╮╮风云小说网╭╭╮╮

    ╲╳╱╲╳╱

    小说下载尽在.108fengyun.

    .108fengyun.

    .108fengyun.

    .108fengyun.

    .108fengyun.

    .108fengyun.

    .108fengyun.

    .108fengyun.风云小说网

    附: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