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小说 > 其它小说 > 同事的美味妻 > (完)
    作者:huorenyu1979

    字数:7823

    2020/02/14

    梨屏解开胸罩,那一对雪白的乳房好像两只调皮的白兔从胸罩中弹了出来,

    饱满而挺翘的双乳看不出一点下垂,乳尖微微上翘,嫣红的两点在空气中慢慢的

    勃起,骄傲的挺立着。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一只发情的野兽,只想着宣泄出自己体内的兽

    欲。下体早已坚硬如铁!我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粗暴的扯去她的短裙和内裤,

    扶着自己的阴茎就向她的洞口顶去。

    大概没有前戏的原因,此刻梨屏的下面还未湿透,所以当我把硬邦邦的阴茎

    整个顶入梨屏的阴道时,梨屏眉头皱起,感觉有些痛楚,嘴里“啊”的一声。

    我也感受到梨屏的阴道里确实稍微有点干涩,但是并不完全湿透的阴道壁对

    进入体内的阴茎会有更大的摩擦力,带来更大的快感,更何况此时的我哪里还管

    那么多,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狠狠地操她,好发泄出体内的浴火!

    所以当我的阴茎整个的进入她的体内,我便快速、用力的抽动了起来,梨屏

    明显被我弄痛了,紧皱着眉头,咬紧牙关,随着我猛力的抽插,嘴里紧凑的发出

    “嗯嗯嗯嗯……”的声音。可是我却依然不管不顾,硬邦邦的阴茎被包裹在紧致

    的阴道内,每一次抽动都带给我极致的快感。

    房间里没有别的声音,只充斥着我们俩人的喘息和呻吟。我已经感受到梨屏

    的下体很快的潮湿,每一次抽动都变得顺滑了起来,梨屏脸色潮红,喘息越来越

    急促,此刻已经不是咬紧牙关忍受被插的痛楚,而是张开着嘴承受被冲击的快感,

    因为我抽动的快速,每一次呻吟都被下一次猛烈的冲击所打断,所以嘴里只不停

    地发出“啊啊啊啊啊……”的欢叫声。一双大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臀,以便于我的

    阴茎能更深入的顶到底。

    眼前所见的是一个丰满的一丝不挂的女人在辗转承欢,耳中所听的是一个销

    魂的女声在喘息呻吟,视觉听觉双重的冲击让我越来越兴奋,阴茎依旧坚硬如铁,

    不知道已经连续不断的抽插了多少时间,还依然没有射精的感觉。这次性爱,阴

    茎的勃起硬度,是我这几年来都没有过的。结婚多年,与妻子的夫妻生活早已变

    成了一种敷衍,有时候哪怕性欲来潮,在进入后抽动一段时间,阴茎便变得软绵

    绵的,哪像这次,跟梨屏同处一个房间开始便勃起,直到现在都没有丝毫软的趋

    势,所以说,为什么偷情让人如此的趋之若鹜,其中的刺激真的让人无法自拔。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依然满头大汗的在冲刺着身下的女人,经过这么长时间

    的抽插,终于感到下体一阵阵的酥麻,想要射精了。此时此刻,体力也已经跟不

    上了,上气不接下气,但也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性冲动,所以我不想这么快结束这

    次性爱,一把扑倒在梨屏的身上,停止了抽插。

    但是梨屏双腿却更用力的夹紧我的臀部,扭动着腰肢,下体紧贴着我蠕动着,

    嘴里喃喃细语:“不要停!我还要,像刚刚那样干我!”

    “让我歇会!你别动,再动我就要射了!”

    梨屏轻轻一笑,话语里充满了诱惑:“那就射在我里面啊!”

    作为一个男人,当别的女人风骚的对你说“射在我里面呀”这样一句话,谁

    能受得了这样的言语刺激?她的这句话刚说完,我已经不由自主的再次挺动我早

    已酸痛的腰,狠狠地朝她的下体冲去。

    梨屏欢快的喊叫起来:“就这样!就这样不停地干我!”

    我朝身下的女人望去,她一脸的满足,张着嘴巴呻吟着。我一口吻下去,刚

    盖住她的双唇,就感到一条湿滑灵巧的舌头滑入了我的嘴,我一把含住,贪婪的

    吮吸着,由于两个人的嘴都被覆盖,俩人都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嗯嗯嗯嗯嗯……”

    的喘息声。

    而我刚刚早已到了临界点,所以这一刻没有抽动几下,下体一阵阵的酥麻再

    次传来,我不再忍受,嘴里低吼一声“我要射了!”梨屏双腿用力一把夹住我,

    迎合着,“射进来,全部射到我里面!”

    “啊——”“啊——”一个是舒爽的释放,一个是爽快的接收,俩人同时达

    到这场虽短暂但激烈的性爱的最高氵朝!

    足足喷出了四五次,我才心满意足也筋疲力尽的又压在梨屏的身上,两个人

    都急促的喘息着,等到喘息声慢慢的平静下来,梨屏悠悠的说道:“你刚刚怎么

    那么凶?弄得我好痛!”

    一般来说,男女之间做爱,总有一定的前戏,然后水乳交融一起达到高氵朝,

    而我最初完全不顾梨屏的感受,自己因为硬了,就不管不顾的直接插入梨屏的体

    内,完全没有任何前戏,而她并未湿透的阴道被硬邦邦的肉棒顶入,自然会痛,

    此刻听她问起,便讪讪的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一个刚刚被自己操过并且还在高氵朝余韵中的女人,自然也是很好哄的,

    “只怪你太美太性感太诱惑,我实在憋不住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狠狠地操你!”

    梨屏轻轻一笑,“油嘴滑舌!”双手在我背后抚摸了几下,又说:“不过很

    舒服!我已经很久没这么舒服过了!”

    我撑起身子望着她红晕未褪的脸,说:“我也很舒服,我也很久没有这么激

    烈爽快过了!”这是真话,与妻子结婚多年,性生活真的已经成了可有可无的事

    了!事实上与妻子的夫妻生活已经可以称得上不和谐了。有时候性欲来了,要和

    妻子做,她一般都是以累了为由拒绝,哪怕不拒绝也是很敷衍了事,躺在那一动

    不动的让我在她身上拱动几下直到射精,而我在做的过程中也完全没有冲劲,阴

    茎也往往举而不坚,每次总是草草了事。妻子很少有主动要求做爱的,我也一直

    怀疑妻子在外有了别的男人,但是没有证据。这次跟梨屏的性爱,真的是近几年

    来少有的酣畅淋漓。

    “哼,我才不信呢!你老婆挺漂亮啊,你怎么会做的不舒服?”

    “这个跟漂不漂亮无关!”我说着欲翻身从梨屏身上下来,这么压着她,估

    计她早已被我压的累了,谁想到她双腿又一把夹住我,不让我的阴茎拔出去,对

    我说:“别出去,就这样!我喜欢这样!”我双肘支撑着身体,不再压着她,梨

    屏又悠悠的说:“我挺羡慕你老婆的,真的!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你老婆很性福!”

    说完还害羞的笑了笑。

    “如果我说我跟我老婆做的时候从来没这么硬过,没这么猛过,你信不信?”

    梨屏疑惑的望着我,“不会吧?你老婆我觉得挺漂亮的啊,身材也很好,怎

    么会呢?”

    “我说了跟漂不漂亮没有关系!”

    “那跟什么有关系呢?”

    我嘻嘻一笑,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大概干别人的老

    婆更刺激,所以才这么硬吧?”说着,我两指捏住她的乳头轻轻的揉着。

    梨屏握起拳头敲打我,“你这个坏蛋,坏蛋……啊……”这一声“啊”是因

    为乳头被我揉捏而带去的呻吟,两个人打打闹闹自然有身体上的扭动,我忽然吃

    惊的发现,我的阴茎还是硬邦邦的勃起着,这种情况真的是很少很少出现的,射

    精后依然勃起,却没有冲动,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我想男人大概都有几

    次这样的情况。

    刚刚经历高氵朝并且被内射的阴道自然湿滑,高氵朝后的平静也已经过去一会了,

    此刻当依旧勃起的阴茎在阴道中再次带来摩擦时,梨屏的快感再次被轻易的带动

    了起来。

    我一下子还未意味过来,却见到她闭着眼睛呻吟不断,而她一丝不挂的肉体

    已经在我身下不停地扭动着。我微微一笑,开始抽动了起来。

    这一次的做爱,没有第一次来的那么激烈,也没有第一次那么痛快,但是这

    一次,我们俩都比第一次更投入!我们相互亲吻着,相互抚摸着,在床上翻滚一

    圈,从男上女下变成女上男下。其实我更喜欢这种姿势,躺在床上,看着一个赤

    裸裸的女人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扭动着,看着她迷醉而满足的表情,看着那一对随

    着扭动不停起伏的乳房,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

    梨屏的乳房依旧饱满挺翘而富有弹性,更难能可贵的是,一个都40岁的女

    人了,乳头却还是那么粉嫩,让人爱不释口,此刻,我口中含着她的乳头一会儿

    吮吸着,一会儿用舌头快速的舔弄着,每当这时,梨屏的呻吟会更加的急促,圆

    滚滚的屁股扭动的就更加的快了。女上男下以这样的速度扭动,换做以前的我早

    就缴械投降了,但是因为前面刚刚射过不久,梨屏急速的扭动压根没让我有一点

    射精的感觉,反倒是把她自己给扭到了高氵朝,梨屏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压在她的

    乳房上,下体紧紧的贴着我的下体,轻轻的小幅度的摆动着,时不时的浑身一个

    激灵,有经验的男人当然知道,那是她正在经历高氵朝的冲击。

    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将一个女人真真切切的操到高氵朝是一件很让人自豪的事,

    将一个别人的老婆操到高氵朝,那更是一件让自己虚荣心爆棚的事。而梨屏,正是

    别人的老婆。

    梨屏是我一个同事老大哥的妻子,今年正好40岁,梨屏说不上有多漂亮,

    但皮肤极好,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因为岁数的原因,身体当然不可避免的有点发

    福,但是一米六八的身高让她看起来却并不显胖,反而更觉丰满,饱满的乳房,

    圆挺的臀部,一看到就有一种原始的欲望在体内悄悄滋长。男人对女人的性冲动

    或者性幻想是青菜萝卜各有所好的,有些女人哪怕很漂亮,你觉得养眼,但是未

    必会兴起跟她上床的念头,而有些女人哪怕姿色平常,但是当你刚见到她的第一

    面,你就想把她剥的一丝不挂狠狠地操她,梨屏就是这种女人。

    其实跟梨屏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无非是几面之缘而已,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他

    家,那时因为她老公在公司所管理的部门业绩突出,被公司表彰,所以便邀请了

    几个同事去他家吃饭庆祝,当梨屏打开门迎接我们,一个前凸后翘的丰满女人映

    入我的眼帘,紧身的t恤和棉短裤更加凸显着她性感丰满的身材,我当时甚至还

    没来得及看清她的相貌,脑子里闪过的念头就是我很想操这个女人。

    我相信,有我这个念头的绝对不是我一个人。从那以后,我脑子里便有了梨

    屏的影子,当然,每次在想象的时候无一例外的,都是对她的性幻想。但是那一

    天一起去她家的有好几个同事,估计谁是谁,过后她早已经忘了,虽然后来我们

    也陆续的有过几次见面,但是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或者办法能让自己跟她有更亲密

    的接触以至于达到自己心里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也只能在心里凭空的对她性

    幻想,直到她的母亲生病了,而且还是重病。

    梨屏母亲因为长期的胃痛,所以带她去做了检查,没想到是胃癌,还好是中

    期,有治愈的希望。梨屏和她老公的感情怎样我并不清楚,性生活和谐不和谐我

    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她老公是个工作狂,什么都以工作为主,加班到深夜那是常

    态,所以在梨屏母亲生病期间,她老公根本就不管不顾,只顾着工作,带她母亲

    检查治疗甚至住院陪护都是梨屏一个人。

    而我虽然自己不是医生,但却有很多在医院工作的亲戚和朋友,所以在最初

    梨屏老公拜托我帮忙介绍医生,把梨屏和我的联系方式相互告知后就又投入了自

    己的工作中。而我,惊喜不已,因为,我可以跟梨屏有更多的接触机会了。

    为了在她面前表现自己,我几乎每次梨屏带她母亲去医院治疗时,我都是亲

    自陪同过去,然后跟自己的亲戚或朋友打好招呼,一路绿灯,让梨屏她们免除医

    院长时间等待的痛苦。在梨屏母亲住院开刀期间,我让我的表哥(老太太的主刀

    医生)对她们多多关照,我也是几次买了水果牛奶跑过去探望,然后在病房待一

    段时间才走,导致同病房的病人对老太太说——你女婿真不错,丈母娘生病,他

    跑前跑后的,他自己肯定也很能干吧?连邢主任都是他朋友,你看邢主任每天都

    要跑过来几次来看你!

    这段话让老太太尴尬的笑,因为自己的女婿从她住院开刀到现在,就只来过

    一次,而梨屏却是羞红了脸,低着头都不敢看我了。

    梨屏中间也多次的对我表示感谢,并且让我不需要这么陪同她们看病,耽误

    我的工作,我只说“没事没事,应该的!”我哪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虽说做了

    这些未必一定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不做就肯定没有机会,而且再也没有比这更

    好的方式接近梨屏了。更何况每次陪同都是多见一次梨屏,有时候看她在病房忙

    这忙那,经常的弯腰,从领口望过去,一条深深的乳沟,雪白的乳房若隐若现,

    看的我心痒痒。偷看的次数多了,就总有被发现的机会,好两次,当我怔怔的盯

    着梨屏的胸口时,她忽而抬起头来看我,看到我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胸口,出乎我

    意料之外的是她并没有抬起手遮挡或者转身,只是双手似乎无目的的这里拉一下,

    那里扯一下,脸慢慢的红了起来。

    被抓了现行自然有点尴尬,但是梨屏的表现也让我有点想入非非,她居然没

    挡?我对我的目的忽然充满了希望。

    陪同着梨屏母女进出医院几次,一直到出院才终于停当下来。我忽然有点失

    落,因为这代表着我不能像这段时间一样可以随时见到梨屏了。我也没有胆子仗

    着这几次的帮忙向梨屏提出过分要求,带着失落回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中,惊喜

    在几天后来到。

    “今晚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谢谢你这段时间来的帮助!”

    收到梨屏的这个信息,我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我立马打了两个字“有空”

    正准备发出去呢,转念一想这个也太不客气了,于是删除重打,“屏姐你太见外

    了,我也没做什么,你不用这么客气的!”信息发出去后又惴惴不安,万一她见

    我这么回复真算了,那我可就失去又见她的机会了。

    “我一定要请你吃顿饭当面感谢你的,这段日子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

    怎么办了,如果今晚有空,请你务必来好吗?”

    看到这一句,心里犹如一块大石落下,“那好吧!”

    “那我立马定饭店,一会发给你地址。”

    我心里涌起一个念头,想问,却又觉得问出来太直白太不怀好意了,如果她

    老公也在的话,那这顿饭真的就没什么吃头了,我故意回了一句:“好的,下了

    班我跟张大哥一起过来。”

    又是一阵惴惴不安,等收到梨屏的回复时,我是真的一蹦三尺高,“他哪有

    时间吃饭啊?忙着加班呢!就我跟你!”

    当我走进包房时,桌上已放满了菜,但是看到梨屏胸前隔着衣服那鼓胀出来

    的一对乳房,满桌的山珍海味哪里入得了我的眼?来之前我在心里已经想好了无

    数要对她说的话,哪怕怎么撩骚她,我也是准备了好多,以便于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当我坐下,她笑盈盈的坐在身边,我满腔的话居然一句都崩不出来了。

    梨屏倒了两杯红酒,举起酒杯:“小李,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你,真的,如

    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想我肯定会崩溃的,所以这一杯我一定

    要敬你!”我看着面前满杯的红酒,苦着脸,“屏姐,我酒量真的是一点没有的,

    这一杯喝下去,我基本上马上倒!”

    “我干了,你随意!”说着,一仰脖子,几口把一杯红酒都喝下去了。我陪

    着喝了一大口,这个倒真不是我矫情,我确实一点酒量没有,哪怕喝一杯啤酒,

    也是晕乎乎的。与梨屏边吃边聊,基本上是她在说而我只是在的附和,我心里也

    挺急的,往常那么能说会道的一个人,此时此刻变得如此木讷,要么大概是心里

    想着做坏事吧?

    梨屏不知道是原本就酒量很好还是心里不开心,半杯半杯的红酒都是一口干,

    酒过三巡,梨屏忽然对我说:“小李,平时你挺会说话的,今天怎么像个大姑娘

    似的?是不是陪着我这么一个大妈,没什么要跟我说的?”眼神闪烁着,瞄着我!

    我急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屏姐你皮肤这么好,说你只有

    二十几都没人怀疑的。”梨屏哈哈一笑,“这句话才像你平时么!来,干一杯!”

    说完也不等我举杯自顾自的一口干了。望着已经空了一个的酒瓶,我忙劝阻:

    “屏姐,酒喝多了不好,少喝点!”梨屏又给自己倒了半杯,“没事!今天我高

    兴!谢谢你小李!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我的心里在呐喊“让我操你,让我操你!”嘴里说出的却是,“屏姐,真不

    要再说谢谢了!我跟张大哥是同事,帮忙也是应该的!”梨屏摇了摇头,“我不

    想提这个人!我妈生病这段时间,我算看透了,我对他只有失望和遗憾!”我讷

    讷的不知说什么,梨屏拍了拍我肩膀,“小李,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怕我吃了

    你啊?”

    为什么世人大多爱酒?因为酒能滋生出很多东西,比如豪情,比如激情,比

    如暧昧,比如冲动!梨屏眼睛一闪一闪的,笑眯眯的看着我,两人面对面,互相

    注视着,我脱口而出,“谁吃谁还不一定呢!”说完,胸口突突的,心跳明显加

    快了起来。梨屏哈哈一笑,用喝酒来掩饰自己,都是成年人,话说到这个份上了,

    感觉不需要再捅破了。

    “你今晚还有其他事吗?”

    这就来了吗?

    “没事啊!”

    “那我们再找个地方坐坐吧?”

    我们从饭店出来,夜风一吹,梨屏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们去喝茶还是喝杯

    咖啡?”我怔怔的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宾馆,心里翻江倒海,话语就在嘴边,就差

    一点勇气说出来了。梨屏顺着我的目光也看向宾馆,不一会儿,两人不约而同的

    看向对方,我仿佛从她眼里看出点什么来,终于突口而出,“要么我们去那里休

    息一下?”

    梨屏沉默了几秒,定定的看着我,这几秒的时间对我来讲犹如一个世纪,可

    是我终于看到梨屏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如果不是我紧紧的盯着她,几乎感觉不到

    她点过头。

    我们沉默的一起向宾馆走去,至始至终,我们都没有一句直白明示的话,可

    是我们却默契的一起走向终点——做爱。

    接下来所发生的就是开头的一幕。

    第二次的性爱还没有结束,我仿佛变成一个年轻而不知疲倦的小伙,梨屏跨

    坐在我的身上,我们紧紧的搂在一起,仿似要把两个身体融合在一起,两人粗重

    的喘息着。

    “今天我真的要被你干死了!”梨屏在我的耳边轻语。

    “喜欢被我这么干吗?”

    “嗯!”

    “我想这样干你一辈子!”

    “嗯!我让你就这么干我一辈子!”

    “你是我的女人!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都是你的,我全身上下都是你的!”

    “只属于我,以后连他都不能干你,只有我才能干你,老婆!”

    “嗯,就只被你干,我生下来就是为了被你干的,啊……老公,干我,我还

    要,今天我要你干我一晚上!”

    高氵朝中的两人,说着清醒时候绝不会说的情话,只要到了高氵朝的男女都会说

    这种类似的话。

    梨屏被话语刺激的又开始扭动了起来,我们早已满身大汗,在性爱中,一个

    流汗的女人有多么的诱惑!我看着梨屏,红晕满脸,头发早已湿漉漉的黏在额头

    上,仰着脸,随着她自己的扭动一声一声的喘息呻吟着。

    我们的下体紧紧的交媾着,床上湿了一大摊,那是我们的汗水、我的精液、

    梨屏的爱液的混合,由于湿润,我再也没像刚进入时那样感觉到紧致,但是梨屏

    的扭动依然带给我无比的快感!我只恨我只有一双手,一张嘴,我有时双手狠狠

    地揉捏着梨屏的乳房,饱满的乳房在我的手中变换着形状;我不停地亲吻着梨屏

    的额头、脸颊、脖子、耳朵,然后再一把覆盖住她的嘴,两条舌头你进我出的纠

    缠着,贪婪着吮吸着对方的口水,“咕咕”的吞入喉中,这一刻对我们来说,那

    是世上最好的美味!

    忽然,我感受到梨屏的阴道内一缩一缩的,我知道她的高氵朝又来了,但是她

    阴道的收缩对我的龟头的刺激是我难以忍耐的,“我要射了!”

    梨屏一把夹紧双腿,喘息着喊:“射进来!以后每次干我都射进来!”

    又一次畅快淋漓的射精,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的互拥在一起一动不动,仿佛

    一个连体的雕塑。

    “射进去怀孕了怎么办?”

    “那我就给你生个儿子!”

    “我喜欢女儿!”

    “那我就给你生个女儿为止!”

    “然后呢?”

    “我们一家几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梨屏轻笑。

    高氵朝过去,我们的理智回归,都知道这些话当不得真,我们此刻是在出轨,

    仅仅一次的出轨,谁都不会去想拆散自己的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认真的

    说了一句:“其实,我愿意的!”

    梨屏疑惑的看着我,我迎接着她的注视,她的眼神慢慢的变得温柔,变得深

    情,轻轻的说:“我也愿意!”我们吻在一起,这是我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吻,

    吻到彼此的口水往下滴落,吻到了我们都差点窒息,急促的呼吸着,好像又经历

    了一次长时间的性爱。

    窗外的霓虹灯闪烁,已经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们躺在床上搂抱着对方,

    轻抚着对方,好像要拥抱爱抚到天荒地老。

    但是终于还是有东西打破了这个安静祥和的充满了性福荷尔蒙的房间。梨屏

    的手机响了起来。

    梨屏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示出一丝厌恶的表情,不想接电话。我翻身从她包

    里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是同事老张,我笑眯眯的接通电话后再按了免提。

    “喂喂,外面下雨了,你回去了没有?”

    梨屏娇嗔的白了我一眼,冷淡的回话,“还没有!”

    “还没回去啊?都这么晚了!”

    “现在才九点多,哪里晚了?人家小李在我妈的事上帮了这么大的忙,我请

    他吃个饭再喝个茶,不应该吗?”

    “应该应该,我没有那个意思,确实要好好谢谢小李!”

    我张开嘴无声的笑着,伸出手一把握住她的乳房捏了捏,然后往下探去,在

    她的阴唇上轻轻的揉了揉,梨屏整个人一激灵,一手急忙按住嘴巴,差点呻吟出

    声,然后轻轻的打了我一下。我也一阵后怕,吐了吐舌头,在她耳边轻声说:

    “你告诉他你是在好好的谢我!”

    梨屏又白了我一眼:“你也没回去吗?”

    “今天公司里事多,还得加一下班,不会很晚回去的,那先挂了,你替我谢

    谢小李啊!”

    梨屏挂掉电话,我哈哈笑起来,对她说:“听到没有?他让你替他好好谢谢

    我,你怎么谢我?”

    梨屏轻轻冷笑:“好啊,那我像刚刚那样再好好谢谢你!”

    我立马苦着脸,“我已经不是小年轻了,这么紧接着连续三次,恐怕真的不

    行了。”

    “你刚刚不是要我好好谢谢你吗?”

    “下次再谢,下次再谢!”

    梨屏得意的笑了,然后依偎到我怀里,我一个手攀上她的乳房,“要么我还

    是送你回去吧?他都打电话来了!”

    “不用管他,一天到晚就知道加班加班的。”沉默了一下,从梨屏口中又说

    出一句让我打了个寒战的话,“要么咱们也加一个班吧?”没等我说话呢,她坐

    起身然后挪到床尾,跪在我双腿间,弯下身子,一手握住此刻已是软绵绵的老二,

    朝我妩媚的一笑,然后低下头,一把含住了我的阴茎,摆动着头,一上一下的吞

    吐着。

    尽管我此刻真的没有一丝的欲望,但是当阴茎被梨屏一把含在嘴里的时候,

    我还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被女人口,说真的我还真没有几次,妻子压根不愿意,

    唯一勉强的一次放到嘴里还没几秒就吐了出来,而年轻时候叫小姐口的时候,那

    种速度让我根本坚持不了两分钟,所以对口交我便一直抵触了。此刻看到自己的

    阴茎在梨屏嘴里进进出出,她是那么认真,那么温柔,仿佛在品尝一种美味,我

    不仅舒适,也被感动了。

    就这样,梨屏用她并不娴熟但很认真的口活让我又一次的勃起,看到我的阴

    茎又硬邦邦的,梨屏坏坏的笑着,熟练的跨坐上来,眼媚如丝,话语充满了挑逗:

    “那我们也抓紧时间加个班?”然后,我们再一次的融为了一体。

    等到我一手扶着腰慢慢的回到家时,已经十点多了,准备洗洗睡了,梨屏打

    来电话,在电话那头轻声细语的说:“小坏蛋,今天我下面都被你干肿了。”然

    后在电话那头轻轻的笑。

    “老张也到家了吧?”

    “嗯,我在卫生间洗澡。”

    我脑海中立马呈现出她那赤裸裸的肉体,尽管腰酸背痛的,但是下体居然有

    一些蠢蠢欲动:“下次咱们一起洗。”

    “嗯,一边洗一边干。”

    出轨这个东西就像毒品一样,你除非不沾,一旦有了第一次,那么就会有第

    二次第三次以及无数次。原本一个在众人面前是端庄的人妻,一旦被你脱了衣服

    操过,在你面前她就只会展现她的风骚入骨。

    梨屏就是我沾染的毒品,从此之后便无法自拔,我们在宾馆、在彼此的家中、

    在车里,都留下了性爱的痕迹。我们如鱼得水,相互交融,每次性爱都让彼此达

    到满足,我们尝试了很多的姿势,我更是进入了她从未被人进过的菊洞,只是我

    不知道,这样默契和谐的性爱会坚持多久,就好比跟妻子,曾经的我们也是激情

    燃烧的岁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