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正义的催眠      2016年/11月/2日 字数:11476</p>

    我的名字叫御手洗亮太,拥有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动画师」的才能,并因此进入了这所被称为人类希望的学院——希望之峰学院。  我坚信着,我的动画能给全世界的人带来希望。  也因此,为了让希望永存,我决定用我的才能,向全世界播放希望动画。  而那希望之峰学院史上最大最恶事件却深深的改变了我。  在那事件里,我看到了这世界的黑暗,也控制了那名为超高校级绝望姐妹花。  我托她们的行为,得到了改变。  若这世间人类拥有绝望的种子,只要时机成熟必会发芽成长。  而在这绝望还未发芽之际,我必须要用自己的双手进行改变,让这世界只拥有灿烂的希望。  因此我改变了,为了让人类永远怀有不可磨灭希望,我必须让所有最具才能,也就是这所学校的女学生们全都怀上我的孩子。  这样,在这优秀的希望因子和母体之下,我们的子孙将永远向世界散布希望因为啊,我坚信,只有最具希望的我与最具才能的女人们,才可以塑造出那最耀眼最灿烂的希望,让这个世界迈向理性的未来。  (时间线约为希望之峰学院史上最大罪恶之后,御手洗提前结束了盾子的计划,罪木等都没被强制洗脑。)  一、御手洗的第一次,生殖工具雪染老师「这???我该???」如今的御手洗战战兢兢的握着自己口袋了的手机,来到希望之峰的教师公寓,来回徘徊于一个房子面前。  徘徊许久,御手洗终还是提起勇气,暗暗紧握自己的手机「不可以逃避,不可以逃避,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世间永远的希望。」猛吸了口气,拍打眼前的铁门「不好意思,请问雪染老师在吗?」「来了来了」随着御手洗的敲门声,一位橙色头发身穿女仆服侍的女子扑哧扑哧的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的是御手洗同学后的雪染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但依旧摆正姿态对着御手洗微微一笑「啊,是御手洗同学啊,找老师有什么事情吗?」雪染千纱,原超高校级的家政妇,同样也是我在希望之峰学院的老师。  靠着她积极、真诚与热情,将原本懒散自我的同学们重新汇聚在了一起,是一个令班级里所有人都尊敬、喜爱的好老师。  不过御手洗深知,无论这个老师现在状态多么积极,为人多么善良负责,但她的心里依旧埋藏着绝望的种子。  不好意思了雪染老师,我这全是为了这世间的希望!  御手洗暗咬嘴唇,紧捏手机,身体不时的略带颤抖雪染看到御手洗这状态,不免有些担心「御手洗同学,你怎么直冒冷汗啊,是身体不舒服了吗?」御手洗一听雪染的话,自知自己太过紧张,以至于略微乱了分寸,便闭眼平息吸吐几秒,直到心律基本稳定,这才再次张开眼睛对雪染说道「不好意思,雪染老师,之前我有点小紧张。对了,我特地带了一个东西,你能看下这个吗?」说完,御手洗立马掏出了他的手机,将其放在雪染的面前。  雪染「咦,是你做的新动画吗?什么什么,让老师我看看!」随着手机屏幕上诡异的花纹与奇特的声效,雪染全身感到诡异。  身体即似缥缈、又似厚沉,全身也说不清舒服舒服,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这手机和吸了进去。  「那个,雪染老师?」随着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雪染这才渐渐脱离了之前?最?新∵网↑址╝百喥ˇ弟╖—╖板∷zんù◤综◇合ˇ社□区▽奇异的感觉,恢复了自己的神志。  雪染「咦,我这是???怎么了?」御手洗「雪染老师,听的见吗雪染老师?」雪染听到御手洗的呼喊声,这才想起来她正在接客「啊,御手洗同学,不好意思,前面老师有些走神了,你有什么事情吗?」御手洗「啊,那个,有些很隐私的事情想和您谈???」这话一听,雪染露出了一丝阴笑「咦,也难怪,御手洗同学毕竟也这个年龄了嘛。好吧!老师作为成年人,无论你有什么情感上的烦恼,老师我都会站在你一边的!」御手洗仍带有一丝胆怯,微微低头不敢直视雪染「那个,老师我们能不能进屋里聊?」雪染「呵呵,御手洗同学还害羞了呀,当然可以啦,来吧!」御手洗微微鞠躬「那就,多打扰了。」  随着御手洗走进玄门,并顺手关掉宿舍的房门。  雪染突觉有些不对,先是看了看御手洗,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看着御手洗的时候眼神也不知怎么的发生了点变化,脸还带些微红「御手洗同学,那个,你,那个???」御手洗看着雪染的情况,自知自己的催眠很是成功,不过其还不急着释放自己的所有底牌,要一步步确认这催眠到底效果如何「怎么了,雪染老师?」雪染指了指御手洗身上的衣服说道「御手洗同学,你,你怎么还不快把衣服给脱了,不然多令人害羞啊???」御手洗咽了咽口水,作为一个只会画动画的宅男,自是没品尝过女人的滋味,这超尝试的话语着的宗方,雪染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况,扑到了宗方的怀里「宗方,我好想你哦,真的真的好想你哦」宗方「雪染,你也太夸张了,我们上午不是就在学院里见过面了吗。」宗方看着怀里穿着女仆装却仍不时略带幼气的女友,原本冷静无情的他也难一直板着脸,露出只对雪染才有的微笑「对了,前面我好像听到房里有什么声音,是发生了什么?」雪染「啊,是这样的,我有个学生发生了一些事情,过来找我咨询来着,现在还在客厅坐着呢。」宗方「是这样啊,如果你正在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晚点我再来找你。」雪染「没事没事,对了宗方,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说完,从她女仆服里掏出御手洗的手机,照向宗方。  御手洗「宗方前辈,我可是久仰您大名了,听闻正是因为您的关系,才使希望之峰学院在这几年里获得了大量海外政府的支持,而您现在也正忙希望之峰学院海外扩展计划对吧。」宗方「确实,因为这计划不单是对这学院,我相信乃至于对整个世界,它都将有巨大积极的意义。」如今房里的三人,宗方、御手洗和雪染,全都赤裸着身体在客厅里交谈。  宗方作为原超高校级的学生会会长,自然文武全☆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ˉ综°合?社¨区□才,其身体的健美程度可不是御手洗这个病秧子能比的。  不过若说下半身的尺寸,呵呵,那可就不好说了。  雪染「真是的,到我宿舍也只会谈工作的事情,这样我会不高兴的哦!」宗方「也是也是,不好意思,这都已经成为我的职业病了。」雪染「御手洗,不好意思,在你正肏我的时候麻烦你。」御手洗「没事的雪染老师,毕竟您的小穴那么舒服,你的技术又那么好,我几乎不用动整个人就可以将你肏翻飞天,真不愧是原超高校级的家政妇啊!」雪染听到御手洗的夸赞,似乎为了表现她的开心,整个比起刚才浮动尺寸加剧不少,双手夹着她的乳房,把她的乳房挤得更为肿大「哈、那是自然的啦,老师我无论家政、教导、还是做爱那可都是超高校级的哦!」如今的雪染正对着坐在御手洗的大鸡鸡上,而她的背面正是那位自己爱人被肏也不为所动的宗方。  可对御手洗而言,虽然雪染表现的异常积极,且其身材也是劲爆的吓人,但对御手洗而言似乎还觉得不够爽,便不断地拍打着雪染的屁股,当着她男友的面打出了一道道手印「雪染老师的做爱技巧果然好的不得了呢,莫非雪染老师和宗方做了好多次?」宗方听到后,表现出了一丝紧张,连忙轻咳掩饰自己的尴尬「没有的事情,御手洗同学,我就和雪染做过一次,请你务必相信我。毕竟爱人之间是不能做爱的呢,这可是常识!」雪染似乎为了证实宗方说的话,在扭摆着自己屁股的同时说道「御手洗同学,老师我也可证明宗方真的只和我在毕业的那一天做过一次哦!别看宗方似乎很认真,但在那方面他可是很晚熟的。」御手洗舔了舔雪染的脖子,并顺着脖子一直舔舐到她的嘴唇「好啦雪染老师,我相信你说的是对的,毕竟你的小穴那么紧,怎么看也不像是老被肏的烂肉呢。更何况,爱人之间是不能做爱的呢,这可是哪怕非超高校级的人,也都知道的常识对吧。」听到御手洗同学相信了她,雪染似乎有些感动,眼角里也泛出了少许泪花「谢谢你御手洗同学,老师有你这样的学生真是太好了。老师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和你做爱,让你在我小穴里射出好多好多的精子,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宗方也在旁边说道「是的,御手洗同学,如果你要和雪染生好多好多的孩子,这个世界的未来就靠你了!」御手洗笑了笑「是吗,老师的这穴确实很舒服,老师的姿势也确实很诱人,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雪染「嗯?少了点什么?」御手洗「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说完,御手洗在雪染旁边打了个响指。雪染随着响指的清脆声,眼神闪过一丝暗淡,随后又即刻恢复到了原来的神色「啊,御手洗同学,真不好不好意思,老师刚刚分神了。」御手洗「老师,你可要认真的啊,不然这可怎么才能榨出我的精液射入你的小穴呢?不行,我得给你点惩罚!」说完,御手洗便捧起雪染的左乳房,往雪染乳头上轻轻一舔。  雪染自认为作为原超高校级的家政妇,自己性技高超,本倒也不介意乳头被御手洗这样的糙舌轻舔。  但这一舔,雪染直接感到一丝电流从她的乳头漫布全身,整个人不知怎么的异常敏感,忍不住「啊~ 」的呻吟了一声。  御手洗「雪染老师,你刚刚???」雪染「那只是失误啦,失误!我的可是超高校级小穴,哪会被你的这个大鸡巴给肏烂。」御手洗「哦?是吗雪染老师?」御手洗看到雪染还死不承认,反倒有了一丝玩味,便直接将嘴含住雪染的乳房,拿牙轻咬她的乳头。  雪染「啊~ 御手洗,别,别咬,老师我~ 」御手洗「老师你怎么了,这可才轻含了你的乳头而已哦。」雪染被他一说,但是一阵羞愧,心想「是啊,我这是怎么了,我可是原超高校级的家政妇啊,竟然乳头被调戏一下就不行了,这可不成。」而旁边的宗方倒是担忧他女友「雪染,你感觉有点不太对,要不御手洗君,我们今天就算了吧。」御手洗听了这话倒是不开心,心想「你个戴绿帽的烦个什么,我好不容易调高了雪染老师十倍敏感,万一她真的不敢下去,还怎么让她怀孕,怎么让她传播希望!」雪染毕竟也是个倔强的女孩,作为希望之峰学院老师的她自然不愿让自己的学生看到她的软弱「不要,宗方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的,相信我!我一定会让御手洗同学狂肏自己的小穴,喷出大量精液的!」御手洗听了后,猛地拍了拍雪染的屁股「雪染老师说的很好,不过你这腰可好久不动了哦。」雪染微笑的看着御手洗,微微摆动自己的身体想要显示她的性爱技巧高超「好啦好啦,老师我这次可要动真格了!」说完,她慢慢的将阴唇抬高到龟头处,再伴着她的臀肉猛地向下坐去。  这下一坐,龟头直接顺着肉壁顶上雪染的子宫内巢,这十倍的刺激可着实不好忍,雪染被鸡巴这一捅,搞的雪染直接阴道松垮,双手紧紧抱住御手洗的背部,下面的小穴不住流水。  雪染「太太太,太爽了,这这这,老师???」御手洗「好啦老师,这才抽了一下,怎么就不行啦?」说完,御手洗亲自捧住雪染的臀,将其硬是提到之前的位置,猛地往下一按。  这一按,搞的雪染逼水四溅,整个人瘫在御手洗的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高高高高氵朝了,老师不行了,老师认输,认输!!!」御手洗看着雪染直流口水,也是不忍,便干脆将其放倒在沙发上,以正常体味的方式掰开她双腿,看着那满是淫液的小穴,姿势按耐不住「老师,认输可以,但是这精液总得让我射进你的小穴吧,不然今天你岂不是被白肏了?」雪染听了这话,略有羞愧「这、这、我???」宗方在旁边笑道「没事的雪染,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支持你。」雪染听了宗方的鼓励,一咬牙说道「行!老师我刚刚高氵朝过,要老师自己动腰那是实在动不动了,要不御手洗同学你劳苦一下,就用这正常体来肏老师吧。  御手洗倒是表现的一脸无奈「唉,行吧行吧,这毕竟是为了希望的事业,我就只能辛苦一下了。」雪染「那就辛苦御手洗同学了。」说完,御手洗便再次提着那被雪染淫液浸泡过的鸡巴,用龟头扒开雪染的橙色阴毛,猛地往里一塞。  御手洗这第一塞就用劲全力,正如之前坐姿一般,直接塞入雪染阴道最内。  配合着御手洗的腰部晃动,雪染本就微巨的乳房也不时的上下蠕动,身上的汗液慢慢渗出,更是多了几分淫荡气色。  不过雪染倒是坚强,估是因为之前御手洗的两次肏穴,搞的她高氵朝淫水更是浸湿了沙发一片。  又或者是她已经习惯了这十倍刺激给她的快感,反正如今的她,虽然已经被御手洗肏入阴底,她硬是咬牙强忍,努力不让自己再次失态。  但雪染无论怎么忍耐,总会有个峰值。  如今雪染虽闭口强忍,但她那不时起伏的胸膛、瘫在胸口那双巨乳与身上的稀疏汗液,搞的御手洗更是骚动难忍,猛地给她再插一棒。              雪染「啊啊~」  这一棒终砸开了雪染的小嘴,搞的她不忍轻吟一声,老师尊严已然撬动。  御手洗听到,自是开心,立马提鞭连挥。  这下他可不再细细品味,陪雪染玩师生游戏。  在几下的肏穴之下,雪染在御手洗的内心地位渐渐变为一个希望的生殖容器。  御手洗内心「是的,她只个生殖器,只是个生殖器。所有希望之峰学院的女生都只是我的生殖器,我是在帮全世界拥有更为希望的未来,所以我没有错,我这行为才是最有希望的行为!」在御手洗的自我安慰下,他越发觉得自己的行为没有问题。  光肏个雪染老师算什么?他可是这个学院,乃至整个世界最具有希望资格的人。  所以他必须扛起这份希望的责任,必须由他将希望散播到未来。  御手洗越想越激动,也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行为合理,便也直接放下所谓的矜持,双手各抓雪染一腿,把这双玉足足裸直接压到雪染脑后。  整个人压在雪染的身上,拼命在她上身排泄着他的欲望。  只看这雪染被御手洗连番攻击,再加上十倍快感的刺激,整个人头脑早已乱成一团,只能被迫享受着这鸡巴顶她卵巢的快感「御???手洗,别别别,太快了,太快了,老师,老师要被你肏坏了,老师老师」御手洗「老师,雪染老师,我做的是正确的吧,我肏你是正确的吧!」雪染「轻点肏、轻点肏!???肏的???老师???老师!!!」雪染早就在这连番卵巢攻陷下,高氵朝连连,整个人神志不清,双眼泛白,整个人以一种阿黑颜的姿态流着口水。  御手洗「是啊,老师!老师!我肏你肯定是正确的,我这是为了希望的未来才肏你的,一定是!」说完,御手洗拿起雪染的两只手,将她们摆成v型放在脸庞「宗方先生,你看雪染老师被我肏的多开心的,下面连番高氵朝了好多次呢。」宗方「嗯,我看到了,没想到御手洗君你竟然能把雪染肏成这样,在当初我给她破处的时候她可是除了忍耐破处之痛什么都没享受到。」御手洗「呵呵呵,那是自然的宗方先生,毕竟我可是代表着希望的未来呢。来,我要给你女朋友雪染老师注入大量的精液了!如果生下孩子你一定要将他培养成希望啊!」宗方微微点头,以一种入托重负一般的表情看着御手洗「放心御手洗君,雪染和你的孩子我绝对会好好照顾的!」御手洗微微一笑,摸着被她肏的早已神志不清的雪染脸蛋「雪染老师,你可要为我生下健康的孩子哦。」说完,他用他的鸡巴,连连抵着雪染的卵巢,向里面注射了大量的液体。            二、七海充满希望早晨  「哈……几点了呢?」随着一个史莱姆造型的闹钟叮叮响起,七海千秋(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十分不情愿的张开了自己的眼皮,一边打着哈欠一想顺手拿起自己常放在枕边的携带游戏机,玩一盘简单快速的小型游戏,让自己脑子变得精神一点。  「咦??我的手怎么???」当七海想抽出手时,却只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压住,很是难受。  几下尝试后,发现自己手确实无法抽出,微微的叹了口气「唉,这样可打不了游戏了???」想着自己早上没法打游戏,作为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七海很是难受,便微微提头,想看看是什么压住了她的手。  「咦???」七海眯着眼看了看,一个瘦弱略带苍白的男生正压在她的身上,手还搭在她的胸部上,双腿夹着七海洁白的大腿,裆部已经疲软的鸡鸡直接和她洁白的大腿接触,不时的吐着鼻息。  「是御手洗君啊???」七海歪着头想了想「咦,为啥御手洗君会在我床上和我一起谁呢???啊!」七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细细想了下:啊,对了,昨天御手洗同学和我一起玩造孩子的游戏来着,因为玩的太久,就顺势让他和我一起睡了,奇怪?我怎么把这给忘了。  随着思路渐渐清晰,七海也越来越想早点玩上游戏,便用她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拍打这御手洗的背说道:「御手洗君,起来了哦,你压着我的手了,这样我可就不能打游戏了。」随着七海的细语轻拍,御手洗这才不忍的睁开眼睛「七海同学,怎么了,已经早上了吗?」「是的哦,御手洗君」七海认真的说道「而且你压到我的手了,这样我就打不了游戏了!」「啊,抱歉抱歉。」御手洗急忙将身体往外移挪,放出了被压着的七海手臂。  七海使劲抬了抬她的手臂,却因压了一夜那个手早已发麻,只能微微拉起一点点,搞得她很是郁闷,气呼呼的鼓着脸向御手洗抱怨道「呜呜,御手洗君都怪你!」御手洗微微一愣,反问「我,我怎么了。」七海倒也不饶人「你看看你,因为你我的手都麻了,这样我还怎么玩游戏。」看着七海气呼呼的样子,御手洗也是不太好意思「这,这,一大清早就要玩游戏吗?」七海回应道「我可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早上不玩游戏脑袋瓜就会一整天不清楚的!」御手洗看着七海气呼呼的样子,又看着她柔软的巨乳,仍不住晨勃起来「七海同学,早上的你也好迷人???」七海听了脸带微红,但是依旧憋着嘴说道「迷不迷人先不说,别当你夸我我就会原来你哦!」御手洗一个淫笑,用手捏了捏七海的大奶子,对她说道「特别是你这大奶,和你这色气十足的肉体,说实话昨天肏的那几下完全不够呢。」七海听了他的话,因为意识早已被御手洗给扭曲,自然不会感觉厌恶,反倒被御手洗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我的身体,真的有这么好吗???」「当然了七海同学,虽然和雪染老师比了比确实没那么完美,但却有着同班学生妹才有的清纯感哦!啊,对了!」御手洗一拍手说道「既然你手不方便打游戏,那干脆我们继续玩昨天的造孩子游戏好了!」七海一听,想起昨天的一夜激情,再加上自己昨夜刚破了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一下子不知该怎办「咦,但是,但是???」但御手洗可不管七海的阻拦,提起他的鸡鸡就往七海的胸部里蹭。  虽然七海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衣服也穿的比较宽松,但其实际却隐藏着一对大巨乳。  御手洗先用自己的鸡鸡往七海乳房沟里轻塞,将整个龟头便直接陷到她的乳房里,让乳肉直接围住御手洗的鸡鸡,这份乳房的软肉倒也不能说多爽,但是对御手洗而言这行为确实是让他的心理很是满足。  但七海可不这么认为,看着御手洗老师调戏自己的乳沟,搞得自己非常不舒服,便再次气呼呼的向其抗议「不是说玩造孩子嘛,你的生殖器老捅我乳房做什么嘛,这样可生不出孩子哦。」御手洗回道「还不是七海同学你的乳房又大又软,我忍不住就想试试嘛。我还听说,乳房大的孩子生起来质量高呢。」七海倒也不接他话,直接张开她的双腿,把自己的私处亮在御手洗面前,并用自己的手指掰开自己的阴唇,对御手洗说道「真是的,老说好听的,我可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什么游戏都是一流的,生起孩子来自然也是最棒的。赶紧啦,不然要错过上课了,我毕竟是大家的班长,不能不去!」御手洗笑着答道「不愧是我们的班长,总是先考虑大家。」七海回道「那是当然的,好啦,赶紧把你的鸡鸡塞到我的小穴里吧,这样才能快快的把精液射出来,好让我生孩子啊。」七海的话语也自然是御手洗洗脑的结果,如今的七海对于性交已经毫无羞耻心可言,对她而言就是一次平凡的游戏,而让自己生下健康的宝宝就是这个游戏的最高成就。  御手洗倒是不急,只是挪开了被七海乳房压着的鸡鸡,移到七海的私处,从下往上顺着七海的阴唇滑向她的阴蒂。  七海被御手洗的龟头调戏,下面的阴蒂不免立了起来,害得她又热又羞「你,你干嘛???」「没什么」御手洗带着一丝坏意,拿着他的鸡鸡往七海的阴蒂饶了好几圈,搞的七海下面又红又硬「七海同学,你要想想,如果我不做足前戏,我的鸡鸡塞进去不舒服,那可怎么才能射精呢。」「真是的」七海被御手洗搞的有些发浪,额头也不免渗些细汗「那???那我下面的豆豆可玩够了吗。」御手洗把手往七海下面直套,并用自己的中指食指探入七海的小穴「那我要看看湿润程度怎么样了。」说完,御手洗将手指微微张开,轻轻撑起七海的小穴,并用食指和中指压在七海的肉壁上,缓缓而动进行搅拌。  看着御手洗这样玩弄这自己的小穴,七海不忍的吞了吞口水「御手洗???御手洗君,我的小穴怎么样,湿了嘛。」「嗯???」御手洗听闻七海的话,又将手指在七海小穴里饶了两圈后拔出,还特地将手指放到七海的面前,对其说道「这个嘛,让我们一起看看咯。」说完,他慢慢拉开食指与中指,一条黏浊蜜液顺着御手洗张开的手指,在两指尖拉出了条透明的液线。  因为正值清晨,阳光自然显得十分温和,那蜜液配合着温暖的阳光,竟有一丝清晨甘露的美感。  「别,别给我看,变态。」七海见到自己的蜜液,自是害羞,忙忙别过头去嘟着嘴说道「真是的,你再这样不陪你玩了!反正现在手也不那么麻了,不一定要陪你造孩子了。」「咦,是吗」御手洗怎会被这小小的恐吓给吓到「超щщщ.0壹ъz.ňéτ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也会中途弃权放弃通关的吗?」「呜……」七海脸憋的通红,但也无力做出反抗。正如御手洗所说,作为超高校级游戏玩家的七海是从不会主动放弃游戏的,哪怕这游戏是个屎作也是如此。  「好啦,好啦」御手洗也不愿再反复调戏,毕竟真错过上学也不是个好事,便主动用他那沾着七海淫液的小手捏着七海气呼呼的脸颊,将其慢慢掰到自己面前。  七海的脸被硬掰回来,让她变得更为生气。不过当其想要用言语再次反抗,却见御手洗的脸已经和她慢慢贴近,双方眉目相距不足五厘米,配合着御手洗的鼻息,让七海有些慌神「你,你要做啥。」「没啥,只不过???」御手洗看着七海的脸,露出了一丝不知意味的笑容「班长,我们造孩子游戏确实玩的有点久了,我决定来加点速度。正如你说的,班长迟到可不好。」说完,御手洗猛地亲上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七海。  七海被这一亲,脑子变得有些空白,御手洗蹭势用力顶了顶他的舌头,攻破的七海前唇,让他的舌头一路钻入七海的嘴。  「御手洗君???的舌头???」随着御手洗舌头的慢慢深入,七海的情欲也逐渐被挑逗,竟开始主动伸出自己的舌头,与御手洗的舌头慢慢胶着在一起,让两人的味蕾浸湿于双方分泌的唾液之中。  也不知是情欲开窍还是形式所迫,在御手洗舌吻的过程中,七海越发主动,连连夺取主动地位,用自己的小小嘴唇眯着御手洗的舌头,妄图榨出他所有的唾沫。  御手洗也被七海那阵舌吻含的身体发烫,下面的鸡鸡自然也是硬的难受。  恰巧,如今的御手洗可谓「鸡」不逢时,自己的欲望完全被七海舌头所俘虏,只靠着一些生理本能,限于自己现在的姿势摆动着自己的腰,只望自己那可怜的鸡鸡能找到七海那温暖的巢穴。  只可惜他本人身体单薄,个矮体瘦的,在这姿势下自是难捏分寸。七海穴虽不大,但这鲍鱼也称得上是富润细腻,御手洗几下摆弄自己的鸡鸡却总是徘徊于七海小穴周围,愣是无法入它所望蜜穴。  几下之后,不是顺着向下滑到七海大腿玩起素股,就是朝上用他龟头沾到七海阴蒂,搞得七海身上难受黏糊,舌吻这瘾一过,便不免感到一丝郁闷。  「好了好了」看着御手洗这老是插不进的样子,七海主动推开了他的头,将自己的双脚挑起搞成m型,双手再次掰开自己的小穴,把自己的肉壁完全露在御手洗面前,鼓着嘴巴对御手洗说道「你这吻也吻了,却又老是塞不进去,这游戏要几时才能完成!御手洗同学,在这样下去时间也不对了,我干脆自己掰开我的小穴,你赶紧把你鸡鸡塞进去吧。」在这几下摆弄之后,七海早已身体浪荡不堪,下面小穴更是湿透,看着她那小手掰开自己,粉嫩的阴唇上又挂着这些淫液,如此单纯的面庞做着这么淫荡的动作,御手洗自是不敢不去领情,提着他的阴经就往七海身体里冲。  虽说昨夜七海已与御手洗战了几轮,但本就,一日之计在于晨,而那舌吻又是那么激情淫秽,这对青春男女的身体早就不住地向对方诉求,那份劲头自是激烈的很。  御手洗直接全身压在七海身上,腰部狠狠一挺,这肉棒自是直接顶入七海卵巢顶部。  被这一挺,再加上一夜刚醒,未来得及去上趟厕所来泡晨尿,不免有些尿道松弛,徐徐淡黄尿液也这卵巢刺激之下慢慢渗了出来。  御手洗只感自己阴部有些湿热,看着七海的脸,七海又害羞的紧,连忙别过身体不让其对视。  御手洗虽不算老司机,但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事,别头一看,才发现七海竟然失了禁。  「看不出来班长你还有尿床的爱好啊。」御手洗见到床单被七海自己的尿液打湿,颇有玩味,还特地一边打趣,一边用手指往她阴蒂划上两番。  七海听了更是害羞,身体又在御手洗鸡鸡的冲击下又不得不迎合着御手洗的动作「御手洗同学,等等,等等,我想,我想上厕所。」而御手洗哪会等,干脆加速摆动自己的腰部,几下卵巢冲击后,七海便完全无法主动收缩自己的尿道。尿意忍不住的想释放,结果自是如流水般不停喷发。  七海被这几番调戏,羞的不行,便干脆拿起手边周边玩偶抱枕,遮住自己脸◤寻╗回△网◣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社ξ区╔庞,不让御手洗看到。  御手洗心被激起,不免的想欺负欺负她的班长「班长,你别把脸遮住啊,不让我肏起来多没劲。」便干脆抽去了她的枕头,想看看她害羞的面庞。  只是当其卸去,又不免的有些自责。  原来七海被御手洗这连番挑逗下,搞得自己失禁,又羞又气,不免的哭起鼻子。  「御手洗君???你好坏???」看着七海这被哭红的小鼻子,御手洗不免有些伤痛,连忙轻轻吻了下七海的脸庞,在她耳边对她说道「对不起班长,是我任性了。这样吧,我也温柔点,让我赶紧把下面这精液给射了,好让我们早些结束。」「嗯。」看着七海带着哭腔微微点头,御手洗便也放下了心,腰部明显慢了不少,换换进行推进,尽可能的不让七海受太大刺激。  几下抽搐,七海也知道御手洗是真心认错,便也慢慢的原来了他。  她将双脚勾住御手洗的腰臀,双手张开,将御手洗埋入她的胸中。  「嗯???御???手洗君,我,我希望能和你生健康的孩子???」「这是自然地班长,毕竟你可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嘛。」「呵呵,也是啊???毕竟我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两人的情绪在这温和的性交中慢慢急促,御手洗也开始发觉自己渐入极限,便狠力向前一挺,将大量精液射入七海的体内。  「御手洗君???」随着御手洗射完精液,慢慢退出七海的蜜穴,七海轻轻拍肩将其叫住「你等一下???」「怎么了班长?」            「你先就这么正对着我」  也不知七海喊停他有何含义,御手洗便带着一丝忧虑转身到了七海面前。  之间七海撩了撩她的头发,慢慢的张开嘴唇,用她的小嘴含住了御手洗的鸡鸡。  「班长???我上面可有???你的尿液???」「没事」七海用她的舌头细细吸啄着御手洗的阴茎,甚至连他龟头底下的污垢也用舌尖细细轻舔。  舔完以后,七海抽出放在床边的面纸,擦拭着自己的嘴唇。  御手洗略有歉意,微微低头看着刚刚被他内射的七海「班长???你不必如此,毕竟生孩子这游戏以及完成了。」「没事」七海见御手洗有些担忧,便带着一副温和的笑容看着他「毕竟我可是超高校级游戏玩家嘛,作为一位游戏玩家哪能不给游戏制作者一个鼓掌鼓励呢?这生孩子游戏你射了那么多,那么辛苦╒寻∴回°网◣址∴百喥ˉ弟╕—μ板¨zんùζ综∶合∶社?区╘,这是我给你的肯定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