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小说 > 其它小说 > 世界影响者前传 > 我们平凡的我一天 (下) 烂尾咕咕咕
    作者:axmi

    字数:8623

    2020/11/01

    范洪离开了他那令人莫名恼怒的家,一路叼着根烟,想着曾经温柔可爱的妻子,叹了口气,刚刚发狂的禹莹根本不像他所知道的漂亮妻子,但在他的理论中,自己不愿和妻子做爱,妻子找别人也无可厚非,这个矛盾的理论让他非常苦恼。

    「擦皮鞋,擦皮鞋,十块钱一次,擦皮鞋,擦皮鞋,十块钱一次」

    此时在路上闲逛的范洪听见了路边一位女子做着擦皮鞋的生意,于是看了看自己一层灰的皮鞋走了过去。

    「妹子,帮叔叔我擦一下皮鞋」看着年轻靓丽的女孩,范洪作为成功人士,十分痛快的坐在椅子上准备等待对面妹子的擦鞋服务。

    还别说,妹子长得还挺好看的,就是胸太小

    范洪看着眼前准备给他擦鞋的妹子对他的身材在心中做出感慨,很明显这是一个学生妹,带着不少雀斑的小脸让范洪感觉回到曾经的学生时代。

    明明是个学生却穿着宽松的低胸短袖,那种露出肚脐的衣服,下身一条牛仔热裤,显得十分时尚,可惜宽大的上衣挡不住真空包装的乳鸽。

    范洪仔细打量着,虽然看着不大,但是挺翘的~嗯不错~

    看见小妹妹露着乳鸽帮自己擦鞋,想起妻子的巨大乳房,啧啧啧,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想到现在的巨乳也是当年也是这般大小,然后经过他多年的努力终于成为了现在的规模,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可惜现在那对完美的巨乳在那个讨厌的小屁孩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那个曾经让他醉生梦死的专属肉穴估计也正在吞吐着那个小孩的肉棒,想到这里刚刚悄悄竖起来的旗帜又趴了下去。

    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呢?

    范洪想到这里也就开始打电话给自己的妻子

    「嘟~嘟~嘟~嘟~嘟~嘟~」

    「喂~老公~干什么呀~哈↑啊↓~」

    电话的那头传来禹莹调皮的声音,其中还夹带着阵阵喘息,还好并没有肉体撞击的声音,以及男子的喘息,这让范洪心里好受了点。

    他们应该没有继续做爱了,还好~还好

    范洪不知道为何心里有点抗拒自己的娇妻与他人…应该说和儿子一般年纪的小男孩性交,他只能安慰自己,可能自己是瞎操心怕娇妻被肏坏吧,只是他没想到他的直觉是准确的,本应与他相濡以沫的妻子本不应该与小她十来岁的小屁孩交配,还在他这个正牌老公面前表演高氵朝受精。

    范洪怕自己老婆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出言安慰道:「老婆,你在干什么呢?刚刚是我不好,不该随便生气的,秦风在干什么呢?」

    「他啊~刚刚射了那么多,现在在睡觉呢~,我没生你的气,毕竟这么好的东西可是你同意了才有机会干我啊,干得我好美呢?~啊~嗯~」电话中传来范洪妻子的话语与娇喘,语言中透露出的庆幸与满足隔着电话都让范洪觉得心塞。

    还未等范洪缓过来电话中又传来了娇妻淫荡的话语:「我现在正坐在他的身上熟悉他的肉棒呢,之前小鬼的肉棒刚进去我就被肏晕了,没有好好感受呢?~现在他睡着了的疲软小鸡鸡竟然还能顶到尽头,实在是太爽了?~,我要赶紧习惯他的大肉棒,不然等下又被干晕那今天下午受精计划估计完不成了呢?~~~嗯~嗯……啊~又又要去了~」

    「好厉害…舒服…的小?鸡?鸡……啊~~~~」

    看来妻子又被秦风睡梦中的半疲软肉棒顶上了高氵朝,唉~

    范洪虽然内心违和得难受,但是他自己的下体已经将帐篷顶得老高,范洪没有发现擦鞋小妹看着「顾客」的帐篷眼睛都开始闪烁着小星星……

    「老婆…最深处是子宫口了吧?真…那么厉害?我以前有没有碰到过?」范洪急切地想要从妻子口中得到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因为他感觉自己妻子的身心都快被来自家玩耍的小男孩俘获了,而且这个小男孩还只是提供了肉棒,妻子就自己把自己玩没了……

    「哼(生气)~子宫口那坨软肉如果你碰得到你自己会没有感觉吗?真没用,再多问我就再也不给你弄了,我只要这根巨无霸肉棒老公干就够了~?,软软的肉棒都能顶到人家子宫口呢…塞得人家好满啊~?~」说完禹莹自顾自的沉浸在小男孩巨根的快感之中,范洪的电话中只剩下他妻子无意识的喃喃声。

    「老…公,我挂了吧,刚刚不好意思了,有点忘我了,刚刚我又泄了」

    等待了几分钟的范洪听到了手机中妻子的道歉,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难受,高兴地是自己妻子道歉了,难受的是害怕妻子已经无法自拔了。

    尽管没有看到电话那头妻子和小男孩的具体情况,但是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妻子的小穴自己吞吐小男孩的肉棒又达到了高氵朝,才会有空好好道歉。

    「老婆,好了好了,我不生气,别挂电话,这个孩子既然让你这么舒服,我好歹也不用那么频繁地被你要求干你了,好好套住这个孩子吧,我过会买点菜就回来」范洪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安抚着妻子

    「老公~~」禹莹感动的回应老公的话语

    也许是人妻小穴在与『原配』的交谈中越来越紧,也可能是背德的快感冲刷着人妻的成熟肉体,作为人妻体内别人的东西-肉棒,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紧致且温暖的肉穴变化,这个还插着奸夫肉棒的小穴在她老公的交谈中脱离了高氵朝快感再次发情,禹莹也感受到了体内软乎乎的大鸡鸡,又开始变得坚硬、滚烫、高耸、粗壮……

    「啊~啊~啊~老公不说了,秦风醒了,哦↑哦↑哦…他现在鸡巴都把我整个人顶起来了,顶得我子宫生疼~不说了我要下去了」

    「喂~喂!老婆老婆……」虽然电话中已经没有禹莹再传来回答的话语,但是范洪发现电话那头并不是传来挂断的嘟嘟声音,而是依旧传来妻子在房间中的喘息与喊叫~

    「啊~等下,小老公,慢点?…我马上下来,慢点,疼疼疼~」

    「啊?阿姨你怎么了,坐在我身上好舒服哟?~」

    「不不不~顶不住,换个姿势,既然醒了就继续肏我吧?~」

    「真的可以吗?之前阿姨你可是晕过去了」

    「别担心,刚刚只是太久没做了,而且你那根又那么长,我只是一下受到太大的刺激有点大脑缺氧而已?~,不用怕,尽管肏我这人妻肉穴,多射一点,让我受精就好」

    「阿姨,就这样射进去,范叔叔不会生气吗?」

    「你怎么会怕他呢?而且,他不是同意让你浓厚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帮他生个孩子吗?不用怕,赶紧射进阿姨的深处,让我给他生个大胖小子~要是生个儿子下面也有你一样大就好了 ~嘿?」

    「我去我爸公司的时候,经常看到范叔叔,他每次都会将来闹事的阿姨干得嗷嗷叫,老吓人了」

    「别担心,你是不是想为那些阿姨打抱不平啊?所以你也别怕,这次换做你来将他家的这个阿姨肏得嗷嗷叫了~秦老公~嗷?~嗷?~嗷?~小老公赶紧来干我呀~?」

    「对了,小老公顶到最里面的软肉之后就直接退出来哟?,别继续撞,听到没」

    随后电话中只传来阵阵小男孩和熟妇的激烈且惨烈低吼,毕竟少妇家里还有一个和她小老公一样年纪的孩子呢~?

    范洪听了一会也没听到肉体碰撞的啪啪声音,难道是小男孩的胯部并没撞到自己妻子的大屁股吗?想了一下,应该是妻子最后的交代起了作用,虽然秦风没有回复,但是看情况是有好好地听从自己妻子的指示,小屁孩还挺乖呢~

    擦鞋的小妹已经看着大叔的帐篷好些时间了,也不忍了,对着范洪说道:「叔叔,鞋子擦完了,现在我给你保养一下其他地方吧?」

    「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呀~第三条腿的顶端,我也给你擦擦,用我的阴道~?」说完年轻小妹一把抓住范洪帐篷中的支柱

    「这……行吧,别说话,我还在打电话呢」说完范洪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听着电话中的活春宫急需发泄,索性就躺在椅子上享受年轻小妹的服务,并且继续听着电话中的话语

    「阿姨,换个角度吧?我想亲亲」

    「叫老婆~,叫阿姨可不能让你肏,做爱只有叫我老婆才能做的~」

    「好的,老婆,我想和你亲嘴」

    「抱歉呢!小老公,接吻可不行,毕竟我只是让你帮我怀孕,又不是真要外遇做爱哦,接吻的话不是算个心心相印可不行。」

    「作为补偿…就换着丝袜陪你做啦!?」

    随后范洪听见房间中柜子耸动的声音,可能是妻子挂着刚刚还在撒娇要亲亲的小屁孩移动到了柜子旁边准备以这种款式色情丝袜做爱代替亲嘴吧!

    当然他也没猜错,此时正是秦风正面抱着禹莹,并将自己肉棒插入小穴中,随着禹莹移动,从禹莹背后只能看到环抱住她的双手与夹住她屁股的双腿,当然由于秦风位置比较靠下,毕竟肉棒还插在她阴道中,所以她只能顶住快感慢慢移动,身下只流下正在滴落的淫液……

    也不知道禹莹换了条什么丝袜,范洪如此想到,随后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他妻子的声音。

    「现在怎么样?~小…老…公」

    「还有大红色的吊带蕾丝袜,真不错,老婆,现在我要学着叔叔一样,把你干得嗷嗷叫~」

    随后范洪只听到电话中妻子的喊叫更加深邃,大声,完全没有顾忌家中的孩子,这让他有点担心,刚准备起身回家,但是发现胯下的挺立的肉棒被纳入了一个柔软的地方,结果是擦鞋小妹此时已经掀起裙子坐在了他的身上,开始自顾自地套弄着。

    看着主动的小妹,范洪心中一股邪火直冒,不知道是因为看到年轻肉体发情了,还是想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干的发泄状态,他也顾不了回家了,开始努力耕耘这眼前的贫乳小妹~啪啪啪啪啪~

    此时禹莹家,禹莹心里正在挣扎着、变换着,体内的巨大棒棒已经让他无法思考,放声浪叫…

    呜~碰到最里面的地方了,明明连老公都还没碰到过…

    里面好厉害…原来要有这么舒服的地方啊?

    直达子宫口的抽插让本就饥渴的身体更加敏感,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泄了多少次,达到多少次高氵朝了…

    「感觉好舒服啊~禹阿姨!」

    「嗯?我也很舒服哦…」浪叫的禹莹已经不去纠正秦风不叫自己老婆就做爱的举动,只是被动承受着男孩对自己子宫口突进

    舒服当然是因为戳到了…平时戳不到的地方:被别人教会的…?连自己都不知晓的…『舒服的地方』(子宫口)

    「阿姨,我一直顶的那块软肉是什么地方啊?那里吸的我龟头好舒服」

    「不要问…了,那是我的…子~宫~口…里面…就是…孕育…小宝宝?的…地方,啊~继续?肏我」

    秦风听了人妻禹莹的话,更来劲了,将禹莹压在身下,双手撑着少妇的巨乳驱使着自己骇人的棒棒继续对着胯下的少妇进行着猛烈的冲锋。

    就这样,禹莹在这个自己与丈夫的爱巢中被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小孩使劲干着,让这根不属于丈夫的肉棒将她贞洁的子宫灌满腥臭的精液,并且这成熟的身躯以受精怀孕为目标索求着少年年幼但狰狞的身体交融。

    矮小的青年身躯与丰满的少妇美体形成的交合景象十分富含冲击力,躲在门口的范磊已经不知道看着自己母亲与好友在交合中度过了多久,只是撸动着自己胯下的棒棒看着自己那被按在床上使劲奸淫的母亲,淫母的丰腴肉体随着好友秦风的撞击下荡出无数波痕,曾经养育过他的巨乳也随着好友肉体的冲击与双手的按压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形状,光滑的小肚子也随着主人的不断高氵朝不自然的颤抖着,即使这样禹莹那对穿着红色丝袜的美腿还盘在秦风的腰间,让她自己的能够更好的迎合那压在他身上小孩的抽插,毫不顾忌的淫叫声已经让范磊无法忍受,严厉美母的放浪姿态已经让这个朦胧的少年无法自拔,随着他身体一阵抽搐,欣赏着美母「惨状」的范磊射了一裤裆,看着同时长咛绝顶,翻着白眼、弓着身子准备再次接受好友精液灌溉的淫态美母,范磊恨不得自己此时替代自己好友秦风,将自己这一裤裆精液满满的注入『妈妈』……不,应该是『淫妇』体内。

    听着妻子与小男孩的激烈性交,范洪今天十分持久,此时他正在一只手拿着电话窃听着电话中还未间断的肉体摩擦声,一只手扶着身上少女细腰上,进行着特殊的『擦鞋』运动…

    经过一两个小时的激烈性交,禹莹已经放空了大脑,整个身子都只会本能地迎合小男孩的抽动,大红色的嘴唇也从嘴角流淌出不少口水,此时的少妇已经像一个傻子一样,翻着白眼,双颊通红,嘴角留下透明液体,双手无力地耷拉在一旁,给正在冲刺的小男孩带来了不一样的刺激,虽然没能整根插入眼前人妻的体内,但是人妻靡淫的姿态也让他把持不住了…

    「啊…啊~好厉害……要被小老公……干坏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小宝贝…不要再肏……我了…赶紧射…射?注入我的子宫…,赶紧…将你…强壮的精子…全~部…灌……灌入…我的子宫里面,让我怀孕?~让我这个淫荡的人妻…怀上…不属于老公的小宝宝啊~~~」

    即使是禹莹这副久旷少妇的成熟美体依旧敌不过小朋友非人般的尺寸与精力,每次娇柔的子宫颈被温暖的龟头冲击都会让他慢慢地向着子宫高氵朝前进,不过半小时,她已经被凶狠的棒棒肏到高氵朝几十次,在这个与丈夫一同构建的家中,在隐蔽在一旁的儿子面前,在丈夫手中的电话中,被小男孩肏到无法自拔……

    接收到临时『妻子』禹莹的要求,秦风也感觉差不多了,于是回应道:「好嘞!那我要上了哟!…准备在人妻的小穴里面射精啦……!」

    而禹莹也感觉到自己这个『小老公』加快了动作,本来因为高氵朝下降的子宫,竟然被顶了回去,痛得禹莹差点再次晕眩过去。

    「『老婆』。你的那块软肉怎么又降下来了,吸得我龟头好紧的嘞!里面还能继续进去不?我这还有一大截在外面啊?」

    秦风虽然已经知道那块软肉是子宫口,但是是否可以继续突进还是有点疑问,毕竟禹莹的指示就是,顶到软肉后退出来。

    「『小老公』,那是子宫口?~,按道理来说你是进?得去的!小磊是我剖腹产生下来的,老洪又顶不到最里面,这可是第一次被碰到当然紧了,轻点?~疼~」

    听着人妻奇奇怪怪的话语,秦风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十分兴奋,肉体上的遗憾在心理上得到了满足,于是秦风在这个传统的面对面冲击姿势继续小心翼翼的抽插这个容纳不了他肉棒的小穴,而这最后两分钟的冲刺依旧未能打开第一次被顶住大门的房间,秦风只好将早已准备就绪的肉棒死死顶住人妻无人拜访的裂缝(子宫口),然后听从人妻的受精指示将内部腥臭的未成年精液注入生育过一次的成熟的贞洁子宫中~

    「受孕吧~禹莹阿姨~」秦风说着依旧未停下马眼对着人妻子宫口的注射行为。

    「我也要取惹~??……嗷……!??」

    而禹莹也在接受秦风的注射下回复了一句,然后陷入无比的子宫高氵朝之中…

    在失神的前一秒,禹莹内心深处开始挣扎~

    啊啊…?再次高氵朝了啊~

    这是温热的~老公以外的精液……

    不会吧?子宫在咕噜咕噜地吞咽着?……

    那是~丈夫以外的精液…不能吞下去啊?~

    啊啊…又射了好多啊…怎么射这么久啊?~

    子宫又在将精液给喝下去了?……这……

    果然这个东西(肉棒)…

    跟老公的相比…

    要更加舒服啊??

    巨大的射精量导致了剧烈的子宫高氵朝,这让还未准备好的人妻禹莹再次晕厥过去,只是这次并非突然的刺激晕眩,而且直击心灵的快感导致的愉悦性的陶醉失神,发骚的脸颊与占据整个眼睛的眼白,显得十分色情且…淫荡~

    「咦!范磊你在啊,刚刚怎么不进来一起呢?现在过来也正好,那我们去打游戏吧,我『干』完了」刚刚射完精的秦风四处观望,还真让他发现了躲在门口的范磊。

    范磊看着大大咧咧,棒子还插在自己母亲胯下的『小伙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见自己原本端庄严肃的美母此时又失神的瘫倒在与父亲的婚床上,不知道说什么好,母亲这幅如同翻着肚皮的『青蛙』姿态,实在是刺激得他不轻,让他再次不小心射到了地板之上。

    缓过来的范磊此时十分担心被好友『干翻』的母亲,于是问道:「我…老妈……怎么样?」

    说完他就后悔了,恨不得拍自己两巴掌,这问的……

    「你妈挺棒的?!,我挺喜欢,肉穴十分给力,跟新的一样,轻轻松松就能顶到最深处,还挺舒服的,就是人太菜了,才半个小时就不行了,得多多锻炼啊!」秦风也不知道自己经验哪来的,反正十分顺畅的对少妇的肉穴做了一番初略的评价-舒服

    ???范磊做出一副黑人问号的表情

    说完秦风准备将自己依旧挺拔的凶器抽出少妇体内,这让少妇的儿子都能听到那好友巨棒从母亲泥泞肉洞中抽出时传出的声音,不知道他母亲的小穴到底是多么紧凑地包裹着巨大的肉棒,可能是肉穴完全变成肉棒的形状才能在抽出后发出这么惹人心动的响声。

    「咦,你也射了吗?走走走,我们去打游戏,等你妈自己醒来吧,你妈太不经肏了 ,这样的少妇,我还能单挑九个!」

    「好的,好的」范磊说着将刚刚拍下的视频传给了正在『擦鞋(穴)』的老父亲!

    画面一转

    「叮咚~」正在与擦鞋小妹奋战的范洪收到了自己儿子发来的视频,视频封面竟然停留在一根沾满白浊的肉棒上面,吓得他赶紧点开了视频,同时埋在小妹体内刚刚射完的棒棒又挺立起来了……

    「啊?~客人,你竟然又可以让我『擦』了,要不您自己用棒子在我这个『鞋(穴)套』里面擦拭吧?」

    说完擦鞋女孩引导着范洪起身之后自己躺在了椅子上,双腿m字形分开,感受着不知道看着什么视频的客人的抽插~

    「啊~客人?,你好厉害啊~小妹…我最喜欢?擦鞋了~」

    正在抽插少女的范洪也点开了刺激的视频,首先这个房间很熟悉,用了不到三秒他就认出了,这是他与爱妻禹莹当年结婚使用的婚房,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在他们夫妻的努力之下,诞生了他们爱的结晶-范磊。而此时充满温馨回忆的房间中少了他这个男主人;多了一个身高勉强能够到他老婆胸部下围的小屁孩-秦风。视频的这个时间点并不是之前他与妻子禹莹通话时,禹莹适应别人(秦风)肉棒的时间点;而是两人最后一场激烈性交的时间点;视频中他的妻子正与秦风进行着交配,紫色的硕大龟头刚进入他妻子最珍贵的敏感部位(阴道),视频中的两人就与他此时和擦鞋小妹的体位差不多,只是他妻子正躺在他们的爱床上屁股靠着床边,双腿耷拉在一旁,修长的美腿已经撑到了地上,腿上还穿着前段时间范洪送给她的粉红色吊带丝袜,而秦风则是则是站在床边用左右手手臂分别箍住他妻子的两条大腿,屁股一抖一抖的对着他妻子的私密部位运作着。

    范洪想到这条自己都没舍得干的丝袜,此时正套在妻子腿上,被『弱小』的小男孩使劲操弄,心中的暴虐都抑制不住了,统统传化为了性欲,朝着眼前稚嫩的少女冲刺着,说来也怪,他感觉今天比平时持久多了,射了一发也没有疲软下来。

    即使范洪有点不爽,但是看着视频的他也不得不承认,看着自己妻子被小孩干,十分有冲击力,有着狰狞肉棒的正太肏着高挑丰腴的少妇,这种反差感谁不喜欢呢?

    画面中禹莹的身体随着小孩的撞击不停晃动着,巨乳荡出一层层乳波,嘴上啊~啊~啊~的呻吟从未间断,无处安放的小手使劲抓着大红色的床单,阴部的水渍已经打湿了一大块床单,随着身后小男孩的撞击传出,啧~啧~啧~的水声;只是可惜她的脸并未朝着摄像的方向,让范洪看不到做出如此举动的妻子此时的表情到底是如何的淫荡。这种小女人姿态的发情表现是范洪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的,平时在床上还是禹莹作为主导,压抑着自己潮红的脸颊保持着自己教师的气场,毕竟禹莹作为一个强势的人民教师,天生就有一个严肃端庄的光环,范洪要不是看着自己妻子身体与脸上的变化都以为自己妻子是性冷淡。

    而此时的禹莹更像是初次享受性交的小女孩,完全将她自己身体上感受到的快乐,反馈到了肢体语言上,像一条美女蛇一样扭动着自己妖娆的身躯,迎合着体内小他十几岁男孩的肉棒,这种待遇上的反差给予范洪的冲击,比秦风受到的冲击还要离谱,这让他也加快了征程。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发现视频中自己妻子那本来只吞下那个夸张龟头的人妻小穴,随着小男孩不断的肉棒冲击开发,竟然让略显红肿的小穴慢慢吞噬了大半根肉棒。这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又浮现一丝担心……

    也许以后禹莹用不上我来帮忙排解欲望了吧,也许我也帮不了……

    一股悲凉感浮现上来,一不小心,让他再次将自己年迈的精液射入了眼前学生妹的体内……

    圣人模式的范洪还在继续看着视频,那根强壮的肉棒依然在一次次地冲击着本属于他的肉窟,洞穴中的淫液将两人的交合处映得光亮,而他妻子的小穴壁肉仿佛都随着肉棒的一次次抽出而带出了出来,然后随着插入又深陷其中,就像是肉穴中的壁肉都舍不得那根比老公壮一倍的阳物(肉棒),那种包裹的紧凑感,隔着屏幕都能让范洪羡慕。

    应该不会插坏吧……

    视频中不断进入他妻子体内的黝黑肉棒,已经慢慢改变了颜色,上面凸起的血管上都挂着不少白色粘液,上面白浊的液体不知道是他妻子的高氵朝淫液,还是小屁孩射进去的精液;而他妻子本来无处安放的小手也已经认命般地耷拉在床上,不再去抓着床单抵抗自己身躯的晃动。虽然看上去禹莹还有意识,但是嘴角的津液也是暴露了她思想跟不上肉体的淫乱状态。

    看到这么长的视频,范洪发现了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秦风的肉棒竟然最后都有好大一截并未插入他妻子的体内,那长度起码该有他大拇指长,而且从她妻子与秦风的交谈中很明显可以得知,此时秦风的肉棒已经顶到了他妻子最为宝贵的没有人碰到过的-子宫口,而子宫口已经随着禹莹的高氵朝降了下来,虽然貌似被顶回去了……但是…万一…那…岂不是…

    「妻子……应该没给那个小鬼……开宫吧?」

    想着范洪也顾不上这个瘫软在椅子上的学生妹,提上裤子赶了回去~

    「我回来了!」飞快赶回家的范洪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大门,然后随手关上。

    回到家的范洪飞快地赶到二楼,却是在自己二楼客厅中发现了妻子与秦风的身影,壮观的景象一时间让他没想起来说什么:

    秦风和他儿子倒是正常地坐在客厅中的大沙发上拿着无线手柄对着电视打着游戏,只是禹莹此时头已经垂到了地上,后脑勺垫了一个坐垫,而她另一个支撑点-屁股,竟然是在秦风张开的胯间,修长的双腿支撑在秦风两侧,赤裸的傲人身躯就像是拱桥一样连接着秦风的肉棒与地面,腿上的丝袜也不是视频中的那条粉色情趣吊带袜,而是一套白色过膝袜,而且竟然穿了一条范洪重来没看见过的,黑色蕾丝开口情趣内裤,黑色的缝隙之中正插着秦风那黑色的大!鸡鸡!,很明显这个姿势秦风的肉棒并不能完全插入禹莹的体内,不过依旧有当初范磊在视频中看到的那一节还在体外,没有完全贴合的私处反正给他带来不一样的冲击,估计龟头依旧可以勉强碰到子宫口吧。

    范洪看着正在插穴,还能和自己儿子打游戏的秦风感到十分佩服,这个姿态估计他自己都忍受不住,直接开干,唉,小孩子还是不会玩,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老婆,你……你怎么…像一个挂件一样套在他鸡巴上面???」

    「啊?~,好舒服?~,塞得好满啊?~。嗯?!老公!!……原来是你回来了」

    突然被叫到的禹莹还没反应过来,反而遵循内心说出了此时的感觉,发现老公回来后禹莹感到莫明的慌张,下意识的就要起身,而她此时忘了自己的下体依旧和身下的小孩连在一起,于是……在范洪眼前禹莹穿着白丝的修长美腿,老老实实的盘在了秦风的腰间,用腰部发力将自己的上半身抬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正在吊起门板的古城门,又像是做仰卧起坐一样抱头起身,而秦风熟练的将本来放在禹莹阴毛上的手柄上抬,不去打扰胯下人妻的『起身』动作,继续与胯下人妻的儿子进行着『决斗』。

    「啊?~」起身一半的禹莹发出一声魅惑的娇咛~,全靠腰部发力的『仰卧起坐』直接被打断,禹莹又重重的摔了回去,还好地上有一个厚厚的枕头,并未让范洪听到头碰地的心疼响声,倒是禹莹受到刺激翻白的眼睛被范洪看了个全面。

    范洪不用想都知道,刚刚他妻子是准备起身迎接他,条件反射的就准备重复之前起身的动作,起身一半后由于姿势的变化被体内的肉棒重击在了子宫口,一下就泄了劲(精),爽得直翻白眼。

    烂尾了,不想写了...把本来准备写的一段剧情直接贴上,还是直接写世界影响者的剧情吧,话说我这种描写大于剧情的写法怎么样

    结尾剧情:

    「阿姨?老师?你肚子发光了」

    「叔叔,阿姨叫不动啊,她的肚子一直发光怎么办?」

    「麻烦了,这是淫纹,只有女人在受到男人滋润时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快感才会产生在身体上的印记。其中肚皮位置的子宫淫文代表着臣服,就像是动物表示臣服会漏出自己肚皮一样。」

    「你可千万要忍住别直接射进去了,我不想害你。」

    「叔叔,会对阿姨有什么影响吗?」

    「对她倒是没什么影响,就是当你射精进入我妻子子宫之后淫纹就会完成,之后她只要碰到你就会进入发情状态,并且提高阴道的敏感度,大概一级淫文阴道2倍,两级淫文胸部和阴道最高4倍,三级淫文全身最高8倍」

    「所以这次你千万别忍不住射了,到时候估计碰到你,我妻子她就会变成发情的野兽,到时候你就惨了,一次没有三发她是不会放过你的。」

    「哎,年轻的时候我还是能喂饱了,但是当上保安,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啊。」

    少一段,没想到。

    「叔叔,帮忙啊,阿姨他这双腿把我盘得太紧了,这样下去我要忍不住了」

    「哎,没想到她都被你操失神了还能把你盘得这么紧,早知道我先喂她一会,哎,为了我妻子的幸福只能委屈你了。」

    说完他也不继续帮助 主角 分开她妻子的双腿,反而用力推了一下正在准备撤离痴妇阴道的 主角,于是刚刚抽出半根的肉棒再次插入了坑道之中。

    「不管了,我要射了,阿姨用你的子宫好好接住吧。噗~噗~噗~」

    当禹莹娇嫩的子宫再次接受了秦风的精液后,她肚子上的淫文在粉红色光芒中完成了最后的仪式。

    持续子宫射精的肉棒将这个双倍快乐的少妇操出了崩坏之黑颜。

    后记~:

    又被内射了一发,禹莹脸上笑意十足。

    子宫里面的精液满得都溢出来了。

    禹莹从床旁边的暗格里面拿出来一个粉红色的自慰棒,这个东西可以很顺利地帮助禹莹缓解欲望,此时这个陪伴她多年的好「闺蜜」只能帮助她堵住正在流出精液的阴道了。

    「原来里面还那么长一节,看来下次要换一根更长的棒棒了」想着禹莹将粉色自慰棒塞入了略微红肿的小穴中……